新闻资讯 》 城大EMBA前沿智慧


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斯坦福模块第一天正式开始,今日我们来到了Steve Jobs的故地,来到培育无数科技精英和独角兽公司创始人的摇篮。


课前一拍很重要

上午课程《硅谷创新文化》的讲者Charles Eesley在斯坦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系担任副教授,他的研究着重于机构和大学环境在高增长,技术创业中的作用,是斯坦福科技创业计划中的一环。


Charles Eesley

他在2015年入选首届Schulze杰出教授,获得中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和考夫曼奖项支持的研究重点思考教育和政策环境如何影响大学校友的经济和创业影响。在过去的三年里,他在美国与国际间促进高科技创业家精神相关会议中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包括为美国国务院科学技术全球创新倡议(GIST)、智利(CORFE)、台湾(ITRI)和韩国科技部担任顾问。他是战略管理期刊编辑委员会的成员。在斯坦福之前,他于2009年获得MIT斯隆管理学院博士学位,并因其关于中国高科技企业的研究成果获得BPS学部和考夫曼论文奖。


Charles Eesley教授提出了一个问题是什么让硅谷那么与众不同?

大家给出的答案有斯坦福大学,风险投资机构数量,适合的气候和环境,开放的文化等原因。对此教授补充说,加州的不竞争协议,让很多工程师在不同公司之间流动,让初创企业更公平地去竞争,这里的法规和移民都推崇多元文化和公平创新。


所以我们便可以总结出SV SECRET SAUSE硅谷成功的秘诀

政策法规、文化爱冒险,生态系统——自由氛围+专业服务提供者。

企业家招聘大量工程师,作为工程师进入企业看到了公司的成长,也培育了企业家精神,同时,无数法律专家和咨询专家也在帮助硅谷的公司成长。

那么在这其中斯坦福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斯坦福的角色是优秀人才的吸铁石,在人才方面支持硅谷。

自1885-1891年建立在西部的这所大学对女性和非宗教人士开放,致力于培育有教养的有用公民。当时斯坦福首任校长David Starr Jordan说斯坦福没有任何传统,也不受任何传统的阻碍,所有的路标都指向前方,在此后的126年间,这项训示一直延续至今。


斯坦福大学的先驱者有冒险精神,不仅致力于将斯坦福打造成一流的大学,还建立了社区,初期他们致力于创建新公司。成功的企业家不会仅仅沉迷于在欧洲某个岛屿上成天喝着鸡尾酒,他们会回来帮助那些初生企业家。


斯坦福和硅谷共生共赢这一点可以从Google的故事中看出,两名创始人Larry Page与Sergey Brin教授一起合作,通过国家科学基金会拨款,帮助建立电子目录(1995年时在国家图书馆,所有的目录都是纸质的)让人们在图书馆里通过电子方式进行检索。

Google的两个创始人建立爬虫式检索系统,在项目最后他们发现这不仅仅可以用在图书管理,同样可以运用在其他行业解决另外的问题——检索互联网,通过网页排名在互联网上应用。

而有趣的是Google最早的Url并不是google.com,而是google.stanford.edu……

对于斯坦福来说,无数企业家从这类走出,对于企业家来说斯坦福是一个胜地。

随后教授提问——创业中有哪些糟糕的点子?

课堂活动:你来建立一个初创公司,有3-4个团队,提出5个糟糕的创业想法,然后与相邻的组交换。


为什么我们一开始要从糟糕的想法开始?

Eesley教授表示这会让你更有创造性,研究指出希望想出好点子让自己看起来更聪明的压力会限制自己的创造力。从其他团队交换过来的想法在你看来也许不那么坏——这可以看出看事情的角度不同,结果也许就不同。


通过创业,斯坦福产生的经济影响是什么?——世界第十大经济体!

如果将所有斯坦福成立了公司的校友加起来,将会成为排在美国、中国、日本、德国、法国、巴西、英国、意大利、印度之后的世界第十大经济体!

那么问题来了,斯坦福的企业家成功秘诀是什么?只有科技企业会创新吗?如果你的企业是房地产行业,如何创新呢?


第二位教授谢德荪引进了商业创新概念,分为——流创新在现有价值理念上增加价值,和源创新创造对人日常生活或工作的新理念价值。后者可以带动一连串的相关行业流创新,整合各方面相关资源来实现新理念价值,建立新生态系统


谢德荪教授

谢德荪教授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电机工程系博士,斯坦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系终身教授、亚太中心主任。其教学与研究重点是高科技产业创新与发展、经济系统模型、战略与竞争分析和中国企业创新及转型,在国际权威杂志发表论文180多篇。在1973年因在控制工程方面的杰出成就,被授予美国控制协会DonaldEckman大奖。曾任《IEEE学报》等国际一流学术杂志副主编、《经济动态学与控制》杂志的合作创办者和编辑。

他也是著名的人工智能公司Advanced Decision Systems (ADS) 的创办者之一与董事,在NASDAQ上市的Verity公司创办者之一及原董事,美国多家大公司和政府机构技术和商业咨询顾问。谢教授在中国曾担任中国广东移动、首都机场集团、首创集团、长影集团、国信集团等多家大型企业的顾问,帮助中国企业规划和制定商业生态系统和动态战略,以及成长扩张的创新金融战略。他现在是上海金元比联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外席董事。

科技给我们新的可能性,新可能性的价值在哪里看你如何应用——你可以用在流创新中,也可以用在源创新中。


早期的Steve Jobs用技术做了两个东西,一个是图形操作系统Macintosh,一个是AppleII,结果分别被IBM和微软英特尔康博三位一体打败——早期的他是流创新思维。

美国零售店中拥有最多地的企业是谁?不是房地产企业!而是连锁快餐公司麦当劳!

以前的连锁店思维是先利己后利人,麦当劳是先利人后利己,将这个思维连起来麦当劳相当于一个平台——自己本身的价值不是最大的,它将两边的资源整合起来,帮助做老板的人成功赚钱,提供供应商,成功的老板越多,整合的资源越多——这就叫麦当劳连锁快餐店的两面市场商业模型


教授指出,源创新的思维重点是整个结构生态系统,和其对社会提供的价值,其核心能力不是重点,而是用自己核心的能力作为支撑点,引导其他人过来,整合其他人的资源,将网络做成协同效应。

源创新的基础是两面市场商业模型,将接受这理念价值的成员和帮助理念价值实现的成员结合起来,平台作用则是衡量两者的发展,接受理念价值的成员会要求更多价值,帮助理念价值实现的成员则会带动他人流创新机会。

平台在国家、区域、行业和企业等不同层面上可以被推动,生态系统也覆盖面也不局限于地区国家甚至可以辐射全球。源创新推动需要一段时间才见效,但是一见效便可以远远超过流创新。

比如,美国IT开始也是流创新做法,日本做芯片美国也做芯片——直到IBM PC平台的出现,将Intel和微软,应用软件开发商、配件生产商和企业消费者结合在一起。


有什么源创新实例呢?谢教授表示,最大源创新不在硅谷。

大多数人认为源创新是新科技推动,最大源创新是在硅谷。源创新不是新科技推动,而是社会价值推动——组合科技及各方资源,解决刚需问题(客观);生活上新追求的梦想,接合新IT科技新可能性(客观)。而教授认为历史上最大的源创新不是在美国硅谷,而是在中国——中国改革开放(第一次经济发展源创新),中国互联网(第二次经济发展源创新)。在一个小的地方成功之后,将模型带到其他的地方,创造新机制。

第一次源创新是刚需的(改革开放),第二次源创新是企业推动的,对美好开始追求——如果持续发展,我们需要将刚需和美好结合在一起。

对于中国怎样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谢教授表示关键是中国是否准备好发动下一个源创新。中国人Think outside the box的能力不是很强,但是我们做的最好的是Thinkin the big box。那么谁给你大盒子呢?答案是政府。


是不是觉得意犹未尽?更多干货,请继续关注香港城市大学EMBA斯坦福模块后续报道!

This is only a bite of the class!

更多前沿精彩国际商业智慧,请继续关注香港城市大学EMBA。城大EMBA——助力“中国梦”的国际化蜕变,挥洒中西智慧,弄潮商业前沿。香港城市大学EMBA2018秋季班招生大幕已经拉开,be part of the excitment!

#清新.前沿.国际范# #Not. The. Same. Old#

香港城市大学EMBA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