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新闻速递

一款剩食分享APP的诞生:你不要的食物能救他人之命

全球食物有三分之一被浪费,但同时,全球有八亿人每晚饿着肚子睡觉;


全球每年浪费食物超过十三亿吨,但同时,全球有九分之一的人营养不良;


数据统计,英美欧三地所浪费食物的四分之一,可养活世界近十亿饥饿人口。


毫不夸张又极度讽刺,食物浪费和粮食短缺,是人类同时面临的两大危机。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一些人的多余食物,给到另一些急需食物的人?


2015年,两位英国人创办了一款名为OLIO的「剩食分享」APP,注册用户可以将家中剩余食物拍照上传,让需要人群私讯联络取货。


自推出以来,OLIO已累积来自59个国家的360万用户,分享出了1700多万份食物,且陆续获得近5000万美元的融资。


OLIO是怎么做到的?



01

一个人的垃圾,是另一个人的财富


泰莎(Tessa Clarke)在英国北约克郡的奶牛场长大。童年,她每天帮助父母除草、喂牛、搬运牲口,从早到晚,全年无休,“从学会走路时就知道,生产食物需付出艰辛努力。”


“食物是用来吃的,而不是用来扔的”,她坚信。



1997年,她从剑桥大学本科毕业,加入波士顿顾问公司;工作几年,她去往斯坦福大学读MBA。研究生毕业,她先后服务于几家初创公司,同时担任多家非营利组织的顾问。


2014年年底,因工作变迁,她需要搬家。行李整理完,冰箱里残留着六个红薯,一颗白菜,几杯完全未开封的酸奶和一堆带不走的食物。


她想吃掉,可东西实在太多;想送给朋友,朋友不在家;想转给邻居,可邻居与她素不相识,送去只徒添尴尬。无奈之下,她强忍心疼,将一整袋新鲜食物,全扔进了垃圾桶——那一刻她想,“为什么没有一款能帮我分享食物的APP?”


创业的念头产生了。


Tessa Clarke


“我也有过同样的想法!” 她和身边人分享创业灵感,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只有研究生同学萨沙(Saasha Celestial-one)眼前一亮,兴奋附和。


Saasha Celestial-one


萨莎在爱荷华州长大。爱荷华地处美国中部,贫穷落后,整个童年,萨沙和母亲拾荒为生。每天,她和垃圾桶的木制玩具、街边的废弃绿植、海滩上的铝制汽水罐相伴。



拾荒让她坚韧、勇敢,帮她赚到了零花钱,但更重要的是,她“深刻认识到,一个人的垃圾,或是另一个人的财富”, 所以当泰莎找上门来,她立刻对这份“能变废为宝”的创业计划点了头。


一个小时不到,世界多了一家名为OLIO、主打分享剩食的概念公司。



02

一款剩食分享APP的诞生


四万英镑,一年时间,泰莎和萨莎盘了盘,这是两人仅有的积蓄和时间。如果一年后,钱花完,创业失败,就只能回职场,继续工作。


剩食分享真的有市场吗?两人想。


大量案头研究后,两人拿到调研结果,叫出了声。


“全球有三分之一的食物被浪费;在英国,每个家庭平均每年浪费140亿英镑的食物;全球每年浪费13亿吨、1万亿美元的食物;


与此同时,每三个处理剩食的人,就有一个会因为浪费食物心疼。”


可为食物心疼,是否意味着人们愿意分享食物?


预算时间有限,两人急迫需要一个快速、低成本的测试方法。


两人通过市调,找到了一批会因扔掉剩食心疼的人;接着从这群人中,挑选了家庭住址最接近的十二人;之后这十二人被拉入群中,并被告知,如果家有剩余食物,可以拍照发群,与人共享。


随后,两人每天观察群动态。几天群没动静,两人十分失望。有个下午,一人在群里突然说,“我这里有半袋香葱,有人要吗?”


“你稍等,我马上开车去拿”,其他人跟帖。


先河已开,群里不断跟风;接下来的两周,每天都有食物被共享。


测验结束,两人与参与者一一对谈,征求反馈意见。


“这个群组太好用了!”“我很需要!”“你可以做成APP”,“APP只要比这个群好用一点就会很成功”,参与者的结论,惊人一致。


两姐妹将软件概念、市调数据、测试结果写成创业计划书,很快吸引了一家软件公司「Simpleweb」入股。


五个月后,OLIO在App Store上线;三周后,又在Google Play被推出。



用户安装APP之后,如想分享食物,可以将食物拍照上传,描述新鲜度并标出售价,等待其他用户点击需要键;



接着两人进入私聊页面,商议取货时间地点,完成交易,整个过程简洁好用。




03

塑造社会认同感,改变消费者习惯


OLIO上架之后,先在社区内挨家挨户分发传单,借此获取第一批使用者;有了一小群社区用户之后,OLIO的名号开始在邻里之间传开。


但当OLIO试图扩大用户群体时,问题来了:和陌生人分享食物从根本上讲,是件违背人性的事——毕竟比起随手将食物丢进垃圾桶,拍照上传APP、商议取货时间要费时得多。


如何改变用户习惯?


泰莎和萨莎阅读了大量行为心理学书籍,了解到,改变群体行为最有效方式是「塑造社会认同感」,即“让每位潜在用户知道,很多人都在忙着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于是,OLIO将产品与「拯救」绑定,将消费者变成「救世主」。


宣传信息上,OLIO侧重宣传食物浪费的严重性,将“全球有三分之一的食物被浪费”等数据印在产品海报上;



同时,OLIO塑造浪费食物的严重后果:“如果剩余食物是一个国家,它将是继中美之后的,第三大温室气体排放国”;




不仅如此,“地球上有8亿人每晚饿着肚子睡觉,其中每9人中就有一人营养不良;美国、英国和欧洲所浪费食物的四分之一,能养活世界10亿饥饿人口”;




首批用户的数量、分享食物的份数也成为了宣传重点:有上千位用户,拯救了上万份食物,减排了大量二氧化碳,等同于非洲贫穷国家一年的食物量。


「社会认同」的宣传策略相当有效, OLIO刚上架的几个月,就有超过一半上架的剩食在21分钟内被预订。



04

从个人用户推广至企业用户


当OLIO越发知名,小型面包店、蔬果店也慕名加入。


这些小店也是浪费食物的「大户」,加入OLIO不但可以为店里的即期品找到出口,还能获得当地居民的好感。


鉴于此,OLIO针对食品企业推出「食物浪费英雄计划」。



企业支付OLIO一定费用,作为回报,OLIO将派遣志愿者到商店每日定时定点上门收集每日剩食。


志愿者经过OLIO专门食品安全培训,培训涵盖从收集、运输、储存、分发的食物处理各个方面,通过考试才能上岗。


志愿者到达店铺,检查食品安全,拍照上传APP,并将自身定位为收集点,等待用户领取食物。通常,食物能在几小时之内被领走。


从社区出发,OLIO一路成长,与诸多英国大型餐饮企业构建了合作,比如跨国餐饮金巴斯集团Compass Group,跨国速食餐厅Pret a Manger,Costa Coffee等等。


去年,英国最大连锁超市Tesco乐购还在其所有的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庆祝和OLIO合作一周年,节省超过500万份饭菜,将自身定位为环保先锋与省食领导者,并夸耀OLIO是能实现零食物浪费最简单、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之一。


OLIO自推出以来,已经获得来自59个国家的360多万用户,分享了1700多万份食物;


2020年,全球饮食类APP笼罩在疫情之下,OLIO逆势成长超过五倍——人们待在家的时间变久,大家都想与邻居建立联系,生活物资共享就成为很好的破冰点。


但这不还够,今年OLIO获得4800万的B轮融资,团队从40人扩大到175人以上。有了这笔新资金,OLIO计划向国际扩张,攻下拉丁美洲、北欧和亚洲等多个关键市场。或许有天,这款神奇的剩食分享APP也会出现在中国的土地上。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