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新闻速递

疫情之下风险再现,世界工厂如何保住“一哥”地位?

去年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肆虐,这一场被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全球性危机”,其产生的经济影响更是前所未有。在全球化背景下,世界各地的企业离不开一条仰仗中国工厂提供很多中间产品和制成品的供应链。在中国停工期间就有经济学家警告称:中国长期停产可能会削弱全球制造业,并给世界造成高达1万亿美元的产出损失。


1.jpg


美国通用公司运动型多功能车(SUV)的流水线生产可能会因中国产零部件短缺而放缓;

无独有偶,韩国现代汽车公司无法从中国获得零件而暂停韩国一条主要生产线;

孟加拉国东南部城市吉大港的牛仔裤生产商Mostafiz Uddin因无法从中国获得所需面料而无法完成订单;

日本游戏巨头任天堂公司由于无法从中国工厂获得零部件,旗舰游戏机Switch的部分发货被推迟;

科技巨擘苹果公司由于疫情导致关闭中国工厂,该公司无法达到第一财季的收入预期……


2.jpg


同样是受到冠状病毒疫情(SARS)的冲击,这样的问题却没有出现在2003年——皆因过去20年,世界已因中国的繁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球与中国的经济联系不断扩大,导致疫情之下的供应链风险震荡全球经济。疫情会对全球价值链和经济走势产生什么影响?如何解读疫情背后的经济、政治逻辑?或许本文会对你有所启发!


供应链风险震荡全球经济   “逆全球化”显现


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的工业生产与全球供应链融为一体,从亚洲到北美、欧洲乃至其他地区的经济增长都由中国的消费和生产驱动。尽管大多数国家目前的制造业在经济中的比重都在下降,包括中国,但其总量仍然冠绝全球。这同时也加深了世界对中国经济的依存度,数据显示,近20年间增长了三倍。


3.jpg


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2000年中国仅占全球贸易的1.2%,而2018年该比例达到三分之一。光看亚洲,同期各国与中国的贸易比重从16%上升到41%。因此,亚洲各国对中国的日益增长的依赖令其在此次疫情下受压更大。例如,高度依赖从中国进口半成品再加工、出口到美国等发达国家的越南,目前有超过一半的制造商在疫情间采购遇到困难,涉及钢铁、家具等行业。官方数据显示,越南1月对华进口大降16%。


4.jpg


即使是经济规模是越南六倍的澳大利亚也受到影响:中国巨大的需求吸纳了越来越多的澳洲铁矿石和煤炭,澳大利亚近40%的出口产品销往中国。而欧洲方面,随着中国始发的数十趟航程被取消,集装箱船运营商正在准备发布盈利预警。当然还有海外日益依赖中国游客的旅游业、零售业也遭受重创,例如泰国估计,由于中国人出行受限,今年接待的游客数量可能下降13%。


5.jpg


疫情凸显了全球供应链风险,使其可能成为逆全球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的短期影响因素。但还有另外一个因素也不容忽视:地缘政治风险,这也让世界进入了一个强国竞争、“逆全球化”的新秩序。


国际贸易摩擦加剧    供应链趋于“本土化”


经济民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崛起,大国之间局势愈发紧张,摩擦加剧,也增加了供应链的管理风险。受到近两年中美持续贸易紧张局势冲击,不少企业选择将供应链搬回本国以规避风险,例如美国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将一些供应链搬回了本土;中国乘机重新整合供应链,在半导体、航空和其他高成本的高科技领域,自主研发芯片和微处理器等减少进口。


6.jpg


其实不光在中美两国之间,甚至是在美国与欧洲之间,还有世界各地也“危机四伏”:

例如,中东地区——任何大型的军事冲突都会破坏石油供应,对全球经济产生巨大影响;

印度、巴基斯坦冲突加剧——爆发核战争,后果不堪设想;

亚太地区——存在很多潜在的地缘政治摩擦,也是中国的主要对外贸易摩擦与争端集中地……


美国和西方与中国”为敌对抗”的大势态已经确定了,主要是实施高科技术封锁。再者就是与中国贸易的过程中争取获益更多,比如要求环境保护中国承担更多责任、卫生保健责任、提供疫苗支持;抑或继续维系中低端产品供应链,给他们供应链转移其它国家留出时间等。


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极大地考验了我国全球供应链的韧性和灵活性,在此期间伴随着地缘政治因素也迫使全球供应链进入前所未有的调整期。中国企业必须认识到供应链的长期结构性变化,不断调整供应链、规避风险。近日,“十四五”规划中的一项却吸引了全球的目光,让外媒也聚焦在中国的“工业化”上。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优化和稳定产业链供应链”被列为重点工作之一,致力保持制造业占经济总量的比重“基本稳定”。据此,有外媒认为这个目标“耐人寻味”,毕竟,中国在新冠疫情期间还提高了在全球出口市场的份额——世界工业大国担心去工业化,岂不怪哉?


7.jpg


《华尔街日报》3月9日发布的《Why China Worries About Losing Manufacturing》(“世界工厂中国对去工业化的担忧”)的报道中谈及,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1)尽管中国的制造业大部分都与全球供应链融为一体,而服务业仍然受到严格保护,尤其是数据化服务。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中国服务业的封闭程度在全球数一数二,与俄罗斯不相上下;

(2)其次,地缘政治或会影响中国与其他主要的贸易伙伴关系疏远,而此时国内整体劳动年龄人口规模达到峰值,就业市场日渐趋于紧绷:2020年末,城镇就业机会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例为1.4,这意味着跨国公司在华面临的成本压力会激增;


8.jpg


(3)从国家对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的监管行动可以看出,政府希望通过打击垄断行为、规范行业秩序来促进生产力的提高,但此举是否牺牲了创新者的利益,还是提高生产力还有待时间的验证;

(4)中国政府似乎也越来越致力于实施国家主导的进口替代战略,这或许会产生只专注于国内市场的企业,抑或是催生一些真正的全球竞争者,从出口商手上抢走日益稀缺的资源……


尽管以上仅是媒体的观察,但可以肯定的是,国家加大了对制造业的直接扶持战略,致力保持我国供应链在全球的竞争力。例如,与欧洲和亚洲其他国家达成新的贸易和投资协议扩大对外开放——国产汽车行业的进一步开放则是其中一个鲜明的例子。


总的来说,现代供应链高度细分化,专业化,使很多中国企业借助庞大国内市场,发展出超强的优势。即使其他国家有意转移供应链回本国,过程可能很久或无法持续下去,皆因——市场经济终究不会拒绝价廉物美的产品。



在供应链全球化的今天,产业链如何转移从来都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下的结果。未来,不管是外部还是内部,影响供应链不利的因素一直都会存在,但是也需要时刻做好准备,未雨绸缪。中国想要继续保持全球制造供应链中“一哥”的地位,就必须要在提升供应链质量下更大的功夫。


于个人,亦是如此。我们不知道危机何时产生,但有提前做好准备的机会: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有关运营管理、供应链管理的知识,向城大商学院的陈友华院长、严厚民教授、寿碧英教授等近距离聆听学习,尽掌国际前沿营销精髓,那就快来加入我们吧!



9.jpg


Reference:


1.World Economy Shudders as Coronavirus Threatens Global Supply Chains

https://www.wsj.com/articles/world-economy-shudders-as-coronavirus-threatens-global-supply-chains-11582474608


2.Why China Worries About Losing Manufacturing

https://www.wsj.com/articles/why-china-worries-about-losing-manufacturing-11615275559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