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新闻速递

2016年,周倩宇取得香港城市大学市场营销学硕士学位后,直接进入了亚航中国区做品牌专员亚航是全亚洲规模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整个集团有超过165个定期航点,遍布25个国家和地区。


工作刚满一年,中国区计划调派员工去往马来西亚充当沟通的桥梁,她自告奋勇报了名,经过内部的层层考察与筛选,成为数年来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从中国转岗总部的员工。

2018年,周倩宇策划执行了亚航在中国大陆地区第一个品牌项目“飞要自由”,很快,该项目获得了2018年民航传播大奖。

如今,周倩宇又跑去了印度,在realme做品牌经理,负责其核心产品在印度的全线整合营销

realme是一家智能手机和IoT产品制造商,总部位于广东深圳,创立才2年市场已遍布全球27个国家和地区,智能手机出货量全球第7,印度作为其首发市场,手机出货量第4。

从马来西亚到印度,四年深耕海外营销,你很容易从她取得的成绩中看出她的执行力、领导力、认真细致等美好品质。


但这都不是周倩宇身上最打动人的地方。  

她最打动人的品质,是她不断挣脱舒适区的果敢,对世界源源不断的好奇,和对生活毫无保留的热爱。

她爱跑马拉松,跑过5个全马,最快速度4个半小时;跑过近10个半马,足迹遍布北京、厦门、贵阳、成都、香港、马来西亚、日本等数十个地区,还参加过3次山地越野比赛。

image.png

周倩宇参加2019年日本名古屋女子马拉松留念


为了学潜水,她曾不惜坐4小时飞机到曼谷再转10个小时大巴、3小时轮船去到泰国涛岛,考到了OW和AOW潜水证,看过海下30米的世界。
 
在马来西亚工作期间, 她走遍了整个东南亚;去realme之前,她一个人跑去印度考察,又一个人把家从吉隆坡搬到了新德里。

对她来讲,抵达成绩的那刻只是故事的尾声,最精彩的篇章永远在路上。


image.png

周倩宇在马来西亚旅游



 

“我就是去realme创业的”

在亚洲航空工作的第三年,周倩宇明显感受到了职业瓶颈期,此时,她有两个选择。
 
一是留在亚航,实现内部转岗。

在总部两年,她成长飞速。团队人数不多,每个项目她都从头跟到了尾。很快,她适应了跨国公司精密规范的工作流程,学会了撰写完整细致的策划全案,与大陆、香港、泰国、马来西亚等多国营销团队沟通,掌握了基本的跨国交流技巧。

image.png

周倩宇在亚航工作


公司对员工的转岗要求向来较为支持。当时她与数媒部门的同事聊了很多次,同事告诉她,公司的市场大,分地区分组运营Google、Facebook等广告投放和监管,不管在哪个组,她都能学到线上营销的专业知识。 

怎么看,亚航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就在此时,她的朋友给她抛出了另一个橄榄枝——去realme做印度市场的品牌经理。
 
在海外工作生活多年,她明显感受到国内市场日趋饱和,中国品牌出海大潮来袭,英语好、学历高、懂营销、熟知海外文化且有海外工作经验的人才将是稀缺——她正好全都符合。
 
但选择realme意味着她需要去往陌生的国度,“印度生活条件也不算特别好”;需要探索陌生市场,“之前对印度的了解仅限于媒体报道”;需要管理陌生的跨国团队,“团队八个人,印度人占了一半”;并且这家公司才创立两年,工作流程也不比亚航完善。
 
这并不容易。
 
“挑战就是机会,品牌营销策划对我来说才是整个营销环节对头部位置,数字媒介只是其中一环”,带着“我就是过去创业的”野心,最后,她选择了第二条路。


 
 

10分钟15000台TV售罄

一进公司就要带团队带项目,面对全新的领域,极快的工作节奏, 新鲜感变成了一个个横梗眼前、亟待解决的困难,重压之下,周倩宇疯狂学习。
 
不了解电子产品,她就每天刷科技类网站和电商平台,像追连续剧一样追看各种新品发布会;出门逛街时,她总是长时间驻足于自家产品及竞品的线下门店,比较双方产品功能、视觉效果以及销售差异;
 
不熟悉产品用户,她就找到销售经理,问他们,“下次你们去走访市场的时候,可不可以带上我”;
 
不理解印度市场,她主动结交当地同事,询问他们的喜好,邀请他们参加脑爆策划会;
 
虽已是管理层,但她“不懂就问”,问销售,问线下零售,问线上客服,问公关经理。有次开会,她看不懂印度某个电商平台会议里的术语,跑去问同事,发现还有其他同事也不懂,她就请来线上销售部门的负责人,给整个团队培训电商相关知识。

image.png

周倩宇在realme工作照

 
除了熟悉产品和市场,她还要管理和她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的印度人。
 
中国人工作效率高节奏快,而印度人相对懒散,“你不催他,他就不做,你催他,他就说我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在熟悉了印度人的工作习惯后,每周她会提前两至三天询他们的工作进度。

image.png

周倩宇与印度同事

 
她还要充当总部与印度团队沟通的桥梁,平衡文化差异。
 
在国内,年轻消费者会更偏好韩式审美下的偶像类明星,但在印度,市场普遍对年长的、在宝莱坞打拼多年、已有一定名气的明星更信赖。
 
realme为某手机选择代言人的时候,选用了《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男主角萨尔曼·汗,“有点类似印度版的成龙”。但当他们给中国总部汇报的时候,总部同事十分不解,“为什么要选择这么老的明星?”  印度团队只好出示用户画像,耐心解释,最终用销售数据说服了总部。

image.png

 2020国际妇女节,全体印度女员工和realme India CEO Madhav Sheth合影留念 


来公司第四个月时,总部告诉她,realme将在印度市场首发公司第一款智能电视,她是整个项目的营销负责人。
 
团队没有一个人有过电视相关的营销经验,周倩宇只能自己摸索。
 
她将竞品近两年来的爆品在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广告信息一条条从头翻到了尾,研究其发布时间、营销策略、传递信息与最终成效,一张张截图,整理成一个四五十页长的PPT,再给公关、媒介、销售等整个营销团队讲解分享。
 
她制定出项目的营销时间线,并提出目标:从市场预热,联合官宣,创意落地,每一步都要在对标竞品的情况下,比竞争品牌做得更好。
 
2020年5月25日,realme Smart TV 在全球首发;6月2日,realmeSmart TV 在印度第一电商平台Flipkart上不到10分钟售罄15000 台,创该平台非大促日最快电视销售记录。

image.png

图片来源:realme 印度社媒账号

 

“毕竟生命只活一次”

“其实我选择来印度,还有一些私心,印度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我很想体验这里的风土人情”,电话中,周倩宇的声音顽皮又狡黠。
 
她永远对未知有向往。

她从本科开始背包旅行,“想探索更大的世界”,去台湾做了一年交换生;

在香港读书期间,她主动和班上的土耳其人、菲律宾人、韩国人等外国人做朋友,参加本地活动,跑渣打马拉松,做EMBA课程助教。


image.png

周倩宇随香港城市大学EMBA项目参与戈十一留念


在马来西亚工作时,她趁空余时间跑遍了这个国家大大小小的城市,跳进“文化熔炉”里与华人、印度人、东南亚人和欧美人交朋友,在周末搭两个小时的飞机去泰国的小岛吹海风、吃海鲜,或是在公共假期,飞去日本或欧美。
如今来了印度,她又一次体会到“文化的神奇”。
疫情期间,她常在印度报纸上看到“喝神圣的白牛尿可以预防新冠肺炎”的新闻;
印度人在恒河上游烧尸体,在下游洗头洗澡;
富人区和贫民窟可共存于同一条街道上,一座高楼四周绕着一片破旧不堪的平房;
但哪怕住在一条街上,两个阶层的生活也可以毫无交集:有钱人出门就上了车,穷人则因为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将卑微刻在了骨子里”,也不仇富。
去的国家越多,周倩宇发现自己“越来越平和”,不再随意对他人的生活方式评头论足,“开始理解很多事情存在都是有前因后果的,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存在。”
在海外的学习生活也给她的事业带来了帮助,“在香港城市大学学习后,我在市场营销实践和理论方面都有提升”。

她曾修读过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内容营销专家窦文宇教授的社交媒体营销课。在课上,窦教授要求学生小组找一个企业,帮助该企业实操运营社交媒体。

image.png


周倩宇与窦教授在毕业典礼上合影

周倩宇的小组找到了一间摄影工作室。在为这间工作室运营社媒时,周倩宇学习了很多实在的技巧:发布内容要精妙有趣,文字长度要适当,发布时间点要合理等等,“后来我在工作中无数次用到了这些知识,毕竟数字媒体是整合营销中很重要的部分”。

image.png

 周倩宇的小组与窦教授课堂合影

城大学习也帮助她构建了关于营销的专业理论框架,“学过营销的人,写的全案更加系统完整,方案会提及用户调研,会有数据支撑,不专业的人很容易提出没头没尾的方案”,有时听人宣讲方案,她就能判断此人是否科班出身。

image.png


市场营销系与周南教授 Dr. Jeff Wong 南丫岛郊游合影
如今,她自嘲为“快奔三的九零后”,但仍希望跑得更远、看更大的世界,“毕竟,生命只活一次”。

image.png

小姐姐还单身哦,
你是那个可以陪她看世界的他吗?


#清新.前沿.国际范# 
香港城市大学EMBA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