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新闻速递

在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市场营销系,

有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

做学术,他建树颇丰,广受业内好评;

做教学,他独具创新,深受学生喜爱。

他就是85后助理教授李曦。

image.png

李曦博士是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市场营销专业助理教授。他先后于清华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罗德曼管理学院获得计算机科学学士、运营管理学硕士和市场营销学博士学位。


李曦博士的研究领域涉及数字化营销战略、价格管理、消费者行为分析和零售管理等。他的学术成果多次发表于Marketing ScienceJournal of Marketing Research 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 Manufacturing and Service Operations Management等杂志,并被国际媒体广泛转载和报道。

 


潜心研究如何帮助政府和企业制定策略


image.png

李曦先后于清华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罗德曼管理学院获得计算机科学学士、运营管理学硕士和市场营销学博士学位,相当于“学了三个不同的专业”。

 
“三个专业看似不同,但实际上都是紧密相关的,都是相互借助不同领域的方法,研究类似的问题。”
 
李曦的研究主要分成两部分,一是关于企业营销策略的制定。“在传统情况下,企业销售产品很简单,所有的消费者看到的都是同一个价格,但现在,信息技术的发展给传统的市场营销带来了很多新的机遇与挑战。比如在过去,所有产品都是同一个价格,但如今,同一个商品也可以有不同的价格,比如企业可以根据消费者的手机型号给消费者不同的价格。具体来说,有的企业会给iPhone用户一个比较高的价格,而给Andriod用户一个比较低的价格。”
 
“所以,现在是一个个性化的时代,每个商家都有个性化的产品,个性化的价格甚至个性化的服务,这种个性化给营销带来了新的挑战,我的主业就是研究公司应该怎么应对这种挑战,以便更好地制定他们的营销策略。”李曦说。
 
李曦另一方向的研究涉及政府的政策决策。“现在企业用不同的数据制定某些个性化的营销的策略,我们叫做‘歧视消费者’——同一个产品,针对购买力强的消费者,商家可以卖得价格高,针对购买力稍差的消费者就卖得便宜一些。比如同样一个软件,可能我花了1,500元,但别人可能只花了500就买到了。消费者往往对于这一点很不满,要求政府制定政策保护消费者不被价格歧视。”

“我的角色就是帮助政府做正确的决策——什么样的政策能够真正地保护消费者,禁止价格歧视真的对消费者好吗?商家收集消费者隐私数据,对消费者真的是噩梦吗?可能大家直观地认为商家利用我们的数据不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们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我们认为,很多时候,收集消费者隐私反而能够帮助消费者。我们也会根据这些发现提供一些政策层面的建议。”


跨行三次的顶尖学霸——如何做选择很重要


image.png


谈及为什么要选择这个研究方向,李曦表示,一方面是出于个人兴趣,一方面也是顺应时代潮流。“在80年代,提到市场营销的时候,大家很可能关心的是超市的销售问题,比如超市产品的定价。举例来说,我们可以观察到消费者是如何采购日常生活用品,像牛奶,罐头这些产品,他们的购买决定如何受价格,促销等因素的影响。但时代已经完全变了,过去的理论虽然还可以继续研究,但有些新的问题更值得探究。现在大部分人选择专业也需要一定程度的“追热点”,顺应时代的潮流。”

 
“我选择计算机为专业的时候,当时计算机没有像今天这样热门,是2010年以后才逐渐变火的。有意思的是,当时在国内其实大家总喜欢嘲弄做计算机的,比如我们知道有一个词叫做“码农”,就是对计算机工作者的戏称。我入学的时候是计算机的低谷,人工智能的时代也没有来到,无人驾驶、AlphaGo这些概念全部都没有出现,大家也并不完全清楚人工智能是什么,能做到什么。”
 
“我第一次转方向是转到了运筹学,运筹学跟计算机有很多交叉,我们同样要制定算法,我觉得它对实践非常有意义。现在我们也是经常采用计算机的方法解决市场营销的问题。以前市场营销的研究都是去分析数字,但是现在,我们有许多多媒体营销的方式,比如可以通过分析文字、视频作为新的研究途径。我个人也在尝试利用人工智能分析营销中的文字和视频数据。”


带领00后学生用“弹幕”上课,
玩转二次元的85后教授



作为年轻的85后助理教授,李曦在教学方面开辟了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广受同学们的好评。“可能是我年龄跟学生比较接近,所以很理解学生。说来惭愧,我上学时其实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我也会上课聊天或偶尔迟到,甚至也旷过课,不交作业...都是过来人,所以当学生出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也很理解他们,不会粗暴地对待他们。”

 
我更倾向于用引导的方式让他们对我的课有兴趣,而不是逼迫他们听我的课,做我的作业。因为我很理解学生的痛苦,如果你的课讲得很枯燥乏味的话,不仅学生学得痛苦,你讲得也痛苦,所以我就对他们更是一种‘放任’的态度,希望通过内容来吸引他们,而不是强迫他们学习。”
 
比起抓着学生的问题不放,李曦更看重鼓励与挖掘学生的优点,“我上课时会做游戏,如果学生积极参与游戏,或积极提问题,我有时候就会给他们一些奖励,例如平时成绩上的考虑等等,鼓励他们参加互动,如果实在没有兴趣的话,只要不影响别的学生也是没有关系的。我从来不要求学生考勤,但我有时候会在课堂上安排一些课堂练习,我告诉他们,如果不做的话会影响这门课的成绩,但如果你觉得你对考试有信心,不来我的课也能学得很好的话,我也不强求你来上课。”
 
如此“无为而治”的教学,同学们岂不是会更加自由散漫?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李曦的课堂本科生平均出勤率在80%以上,研究生出勤率更是基本达到100%。

“上课的时候经常有一些好玩的事情,有时候我会让同学们针对某个议题投票,比如谈论营销策略的时候,我会让他们投票选出他们觉得哪一种营销策略最好。他们是用手机操去投票的,每次投票前需要给自己设计一个用户名,有些调皮的学生会把用户名叫做‘老师我好饿’。他们还会在投票界面里聊天,自由发表自己的观点。”
 
“还有现在国内95后、00后很流行‘弹幕’、‘二次元’,我也会用做弹幕的方式来上课。因为很有些学生比较Shy,有问题却又不好意思举手提问,我觉得如果不愿意举手问问题的话,可以打弹幕打上去,这样学生就会在我上课积极互动,课堂气氛明显提高了很多。有时候他们也会一边上课一边聊天,比如在弹幕里说‘老师,您这个讲得好无聊’‘老师,今天能不能早点下课’,我告诉他们,你们尽管畅所欲言,我完全理解你们的感受。当然我尝试了一段时间,发现大部分讨论还是很相关的,这种互动也给同学增进了几分乐趣。”
 
在教学过程中,李曦也在跟学生一起学习,“我经常问他们对我的课程有什么建议?他们也确实会提出中肯而实用的建议。

“我经常会发起投票,比如我教的一门课叫做市场调研(Marketing Research),我们会花很多时间讲调查问卷,这是我们课程的基础之一。第一堂课我就会发起一项投票,询问同学们想不想学问卷调查,或者想学什么内容,除了有问卷调查,还有互联网营销,数据分析等等。通过投票我发现,学生其实并不想学习调查问卷,他们觉得这个东西很无聊,已经过时了。于是我说,没问题,调查问卷是必修的,但我可以少讲一些,而更多侧重于数据分析。也就是说,我可以看到他们的兴趣,去跟他们喜欢的内容来个性化设定我的课程方案。”
 
对于教学,李曦抱着一种非常开放与平和的心态:“我上课经常让同学们主动参与,因为这个课程不是为我上的,而是为同学们上的。某种程度而言,学生也可以算是我的‘客户’,其实对我来说,讲什么都是一样的,那不如讲同学们觉得更实用的内容,更大地激发他们对学习的兴趣与热情,这样对他们的进步更有帮助。”

放眼全球,扎根香港,
与最优秀的人为伍

  
李曦出生于西安,在北京读本科4年,在香港读研2年,在加拿大读博4年,最后又回到了香港工作执教。“当时我在加拿大生活,加拿大环境虽然很好,但是冬天特别冷,我不喜欢开车,基本上半年宅在家里,生活比较单调。我在香港读硕士的时候,可以经常去hiking或参加户外活动,所以我很喜欢香港,最终又回到了这里。”

image.png

在世界各地都有生活、学习、工作的经历,极大地拓宽了李曦的视野。见过红尘世界,他的眼中多了几分淡然,内心仍然保留着那一份朴实单纯,平时认真工作,周末偶尔郊游爬山。

 
谈及此中感受,李曦表示:“在我的各种求学和工作经历中,我觉得重要的不仅仅是在课堂上从老师那里学到什么知识,也在于能跟周围的同学朋友学到什么。老师可以把方法论教给你,但很多时候你还是不会做,这时候,你就需要旁边的同学来帮助你。

“我周围总是有很多大神,他们能够给我们很多指导和帮助。这样的感受在我读本科的时候尤为强烈。当时很多周围的同学都是高考或者竞赛的佼佼者,在他们身上我真的学到了比从老师那里更多的东西。在研究生和博士时期,我的学习研究也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周围同学的影响。所以我认为,与什么样的人在一起,你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与优秀的同伴为伍,所获得的进步可能超乎你的想象。
 

image.png

多伦多大学 


对于未来,李曦表示想做一些能够对社会更有影响的工作。“现在更多的是考虑能够帮助政府、企业研究制定出合理的政策,产生积极的社会影响,帮助政府、企业和消费者。希望以后能够真正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清新.前沿.国际范# 
香港城市大学EMBA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