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城大EMBA前沿智慧

虽然hip-hop嘻哈文化迷恋时尚圈已久,但是最近这份“单相思”才得到对方的回馈,近几年,包括Balmain巴尔曼和Saint Laurent圣罗兰在内的高端品牌才开始拥抱hip-hop。

Balmain

在最近几季秀场里,hip-hop文化似乎大热——布袋裤还有90年代怀旧似的运动穿着统辖了欧洲和美洲高端成衣品牌的T台——hip-hop终与时尚并驾齐驱。

今年的音乐盛典Grammy格莱美的被提名者也充分证明了一点—— 作为一种音乐类别,hip-hop与将它发扬光大的明星艺术家一起成为了文化潮流的中心。在颁奖典礼之外,如Nicki Minaj, Drake和Cardi B这样的hip-hop明星已经统治了通俗文化与时尚的大潮。

Nicki Minaj在格莱美

不过,如众人所知hip-hop并不是一开始就被主流接受的——彼时,它还被视为充满着危险和暴力的小众文化被人们审视,进入高端时尚圈对它来说更像是“黄粱一梦”

这黄粱一梦到底是如何成真的呢?

从它的缘起和特性中可以看出一丝端倪~


缘起

早期的hip-hop艺术家和明星也没有试图在高端时尚圈闯出什么名堂,但是“如何潮流地呈现自己”和“外人眼中自己的形象”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影响着他们在黑人社区中的社会资本。


“因为美国黑人群体追赶潮流,所以时尚一直是hip-hop身份的一部分,”2015 hip-hop潮流纪录片制作兼导演Sacha Jenkins这么评价道,“当你在社会中缺乏经济基础、教育基础而无法立足的时候,至少外貌还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这其中还有着一丝欢庆的味道——那在被剥夺公民权益的黑洞中强做叛逆的喜悦。City College of New York 纽约城市学院助理教授、“Free Stylin’: How Hip Hop Changed the Fashion Industry《自由的风格:HipHop嘻哈如何改变时尚产业》一书作者Elena Romero表示,“潮流嗅觉敏锐是一种自我表达,其中隐藏了自我证明的意图。”

在根植于社区与教会的美国文化中,存在这么一种思想:即使在一些时候无力反抗命运的欺凌,至少也要穿上最好的衣服,让自己看起来得体——到现代进化为“以自己外貌为傲”,恪尽职守将工作做好的同时,穿着得体让自己被他人视为平等。


特性

由此而来的Hip-hop这种“局外人”身份给自己带来了某种程度的自由和嬉闹特性,由Hip-hop明星和艺术家带给了大众,一开始在MTV等电视音乐录音带上出现,后来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被放大,现在看看2018春季秀场,在Valentino华伦天奴和Balenciaga巴黎世家都可以找到它的痕迹。

更重要的是,这股潮流促生了新一代的时尚品牌,包括Public School和总部在洛杉矶的Elliott——都是由成长于嘻哈文化热土的年轻企业家创立,他们更多地将Hip-hop视为一种本能,而不是追赶潮流的方式。

Public School

可能,这其中最为关键的是,hip-hop本身加工重塑特点,刚好符合了今天高级成衣制作的愿景——hip-hop音乐多为混音,将现存不同音乐的韵律混合在一起打造出一首新曲,这种意识也已经被延伸到了视觉层面展现出来。


在hip-hop文化中,将高端风、校园风还有夸张巨大运动饰物混合穿搭在一起很常见,结合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结合严肃与讽刺——已经成为了多年的行业标准,并且反映出互联网时代“复制粘贴”般的随性生活。


“我认为,有色人种和经济条件较差的美国人最擅长这种混搭,”Sacha Jenkins这么说,但是当主流文化第一次与hip-hop触电时,情况并不是这样的,“在许多方面,hip-hop是社会和文化的反映——不被主流社会接受的外来者想要证明自己,即使不被对方认可,他们也希望能够借鉴对方的自己喜欢的部分呈现出自己的风格。”这种挑衅的态度和重新解释潮流的欲望成为了hip-hop的基本原则,现在也已经被主流接受。

自己是IP

Hip-hop给时尚带来最重要的一课是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品牌,那些音乐艺术家们深谙此道,他们知道音乐只是自己文化的一部分。早期,hip-hop说唱歌手Run-DMC发行“My Adidas”(我的阿迪达斯)歌曲后Adidas豪掷的100万美元合约被视为历史上第一次商业合作背书——这也是歌手对自己本人的一次营销。

Run-DMC “My Adidas”

现在,Jay-Z也唱过:“I’m not a businessman / I’m a business, man.我不是生意人。哥们,我就是生意。”这种文化的变现行为,在美国历史上没有人比他们更擅长。


对于奢侈品牌来说,错过hip-hop的这个风口,那就太可惜了,尤其是当Christian Louboutin和Givenchy这样的品牌名已经经常在hip-hop歌曲中出现的时候。但是,奢侈品牌需要注意不要过于探寻歌词中的深意——因为hip-hop总是充满了怒气和憎恶。


“品牌认可了hip-hop的这种文化变现,蜂拥而至,开始接受有色人种和少数族裔——这有好有坏,需要平衡好hip-hop艺术家的影响力和文化本身的负面信息。”

融入hip-hop社群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趋势,幸运的是时尚和hip-hop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这种变化是持续并且动态的,有时候大胆有时候并不为所有人察觉,但也总是在扮酷和不太过出界之间寻找着平衡。


中国企业启示录

在中国,前一阵的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火了,作为西方舶来品,Hip-hop在中国的发展已经融合了本土的文化。但是中国某些所谓的嘻哈,如PGone对于外国文化上的汲取,恐怕更多是糟粕,忽略了其更深层的文化内核。在Hip-hop文化变现被奢侈品牌疯狂追赶的今天,中国时尚界会出手吗?至少现在,我们在Hip-hop意见领袖身上看到的品牌全部来自于欧美。

更多前沿精彩国际商业智慧,请继续关注香港城市大学EMBA。城大EMBA——助力“中国梦”的国际化蜕变,挥洒中西智慧,弄潮商业前沿。香港城市大学EMBA2018秋季班招生大幕已经拉开,be part of the excitment!

#清新.前沿.国际范# #Not. The. Same. Old#

香港城市大学EMBA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