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城大EMBA前沿智慧

打开音乐,世界都是你的~

2018年5月18日,百度官方宣布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无法继续全职在北京工作,随之而来的是百度股价应声大跌近10%。而此时,距离这位人工智能领域世界级的技术权威入职百度仅仅486天……其实百度的离职潮早就出现:2017年3月22日,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宣布离职百度;2017年4月1日, 百度高级副总裁王劲正式离职,宣布将创办一家与无人驾驶相关的公司;2017年4月22日,负责百度金融风控副总裁王劲也从百度离职;同年五月初,百度外卖副总裁陈锦晖通过微信朋友圈宣布离职……这个名单还有很长很长……

国内有百度,国外有Facebook。

现在也许是离开Facebook寻求更广阔舞台的最佳时间……一位Facebook公司前雇员曾经这样评价道:“Facebook有比着其他公司更多可以胜任CEO这个职位的人。”——内部竞争激烈?

在从来不缺资金和机遇的科技产业,人才流动快速,根据高管研究公司Equilar的数据,S&P 500排行榜上的科技公司的平均高管在职年限仅为6.8。

Twitter在2016年年初的10人高管团队现在只有3人仍然留在公司;Snapchat自 14个月前上市以来,已经失去了CFO、产品副总裁、营销副总裁、工程副总裁和法律总顾问。Uber在IPO之前清理掉了一大批高管,还包括CEO兼创始人TravisKalanick……中国科技界貌似也经历着相似的状况,百度最年轻90后副总裁辞职,上任久的新CEO陆奇也在几天前“因家庭原因”离职……

现在也许是离开Facebook寻求更广阔舞台的最佳时间,Facebook陷入了无边的困境……一直被指受俄罗斯摆布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而引发内部危机;公司权力架构遭到许多前雇员的抨击;而最近,BambridgeAnalytica的丑闻也让公司深陷隐私保护不力的深渊。虽然Facebook在短期内做出了许多调整,但是公司声誉已经明显受损。

BUT……

除了在两年之前离开Facebook加入风险投资公司Sequoia的MikeVernal和在今年四月末离开的WhatsApp CEO Jan Koum(于Facebook收购WhatsApp以后加入公司)以外,Facebook的核心管理团队没有一人离开。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FB高层的名单似乎从来没有变过——虽然公司并没有公开透露顶级决策层到底由那些人构成,但是如果通过各种访谈和对话总结出一份除Zuckerberg以外的前14名高管名单,你会发现他们在公司任职的平均时间已经超过了9.5年——所有这些人,除了CFO Dave Wehner以外,都在2012年上市之前加入Facebook了。

是什么,让深陷困境之中已经长达18个月的Facebook依然保全如此强大而完整的高管团队?

先了解一下公司内部的架构。

在Facebook,产品和技术的地位最重要。虽然公司中的许多产品负责人不属于高管行列,但是他们已经在Facebook工作了很长时间,向负责产品和技术的公司CEO Mark Zuckerberg汇报。其中有负责 Instagram社交媒体平台的产品高级副总Adam Mosseri,负责视频的产品高级副总Fidji Simo ,负责支付和市场的产品高级副总Deb Liu,负责Facebook程序App的产品高级副总Will Cathcart ,负责广告、商业平台的产品高级副总Mark Rabkin ,还有主管Facebook工作空间的高级副总Kang-Xing Jin 。

在18个月的挣扎之后,Facebook进行了重整,一些高管接受了新的职位,一些被调去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新部门,但是每个人都留下来了。

“我知道这看起来很奇怪。”Facebook通讯高级副总裁Caryn Marooney这么评价,于2011年加入公司的她,在最近的重整中与另一位高管Rachel Whetstone共同负责整个通讯部。周五,CEO Mark Zuckerberg都会定期与全体雇员进行一次座谈,公司会播放一部关于用户如何被平台影响和改变的视频,Marooney看到总会哭出来:“你可以觉得奇怪,但是我会觉得这理所应当。”

要完全弄明白Facebook的体量很困难——在世界范围内拥有22亿用户,接近全世界基督教信徒的数量,公司在2017年的利润高达400亿美元——比100个国家GDP总量还多。对于Facebook,可以改变世界的不仅仅是顶级管理层,第二和第三高管梯队也拥有同样的机会。

现在,这种机会更为明显。Facebook的数据策略近期因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被暴露在公众视野,影响了数亿人,甚至公司可能改变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罪状也成为Facebook影响力的确凿证明。

CEO Mark Zuckerberg意识到了,Facebook的整个高管团队也意识到了。“迎接我们的是更重大的责任。”公司资深雇员之一,现任高级产品副总裁NaomiGleit这么说,在她的众多工作职责中,有一项是移除有问题的平台内容。

今年只有34岁的Gleit表示公司在大选后重整用户信息安全的举动已经触及了内部的每个团队,对她来说Mark Zuckerberg还是一个“无名小卒”的日子仍历历在目——但到2007年情况改变了,她目睹了出现在距Facebook第一个办公室几英里以外、挥舞着Mark Zuckerberg照片的粉丝。

“我的一个想法是,这是啥?现在他到哪里都能被人认出来,我们曾经一起旅行,这种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与Gleit一样,Facebook的许多高管在Facebook崛起之前就认识了Mark Zuckerberg。Facebook的高管在工作之外也是朋友,这是一种强大而有力的承诺

Zuckerberg 和公司产品总裁 Chris Cox住得很近,经常一起度假,Gleit与他们的太太Priscilla Chan (Zuckerberg) 和Visra Vichit-Vadakan (Cox)关系也都很亲密,三个女人经常一起结伴出游,脚步遍布了欧洲和美洲。

友谊在公司内部很重要,甚至可以影响Facebook的决策,为此公司一名前雇员表示,与Mark Zuckerberg认识得越久,你就越能理解他。

Mark Zuckerberg会问很多问题,他希望可以与那些有答案的人进行交流,即使这些人来自于基层,改变Mark Zuckerberg决定的最好方式是用具有说服力的数据或者证明你的论点更符合Facebook的长远利益。

“在公司的职位越高,距离真相就可能越远。” Gleit这么说,“也许大家会说你想听到的话,我认为我们的工作是帮助Mark和其他高管更接近真相。我们告诉Mark什么是对的,而不是他想听到的话。”

当Facebook打造自己的即时通信软件时,Zuckerberg的想法是把它变得像email,可以收发附件。“当时整个世界都在往移动即时消息转变,大家需要的并不是具有email的功能的Facebook。” Gleit认为最后是高管团队说服了他,现在Facebook掌控了两个手机即时通讯软件——Messenge和WhatsApp,每一个都拥有超过13亿用户。

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大家会留在Facebook——没有人比Zuckerbery更合适做Facebook的CEO,但是谁能说服CEO?几乎Facebook的所有高管都可以。

下一步是什么呢?

“如果你认识某人时间长了,你就知道如何与他们交流了,你知道他们是谁,你也知道怎样聆听他们的建议,认识久代表着不用在每一次互动中都找寻对方背后的动机。”

“这有好,也有坏,我们一起成长,成为了一个家庭,我们也会意见相左,也会吵架,但是在最后,你不会放弃自己的家人。”Gleit说。

今年,公司WhatsApp CEO Jan Koum和硬件负责人Regina Dugan离开了,但是这两个人并不属于Zuckerberg的原始团队。

Facebook可以提供给高管另一个福利是公司内部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这在重整之后变得特别明显,很多人离开了原先的岗位,但是没有离开Facebook。

Deb Liu,自2009年加入Facebook在公司内部担任过包括帮助Facebook app植入广告等很多角色,两年前,她找到了自己的激情所在——像Craigslist(类似于58同城)那样的线上平台——公司通过了她的提议,现在这个而名叫Marketplace市场的社群已经拥有了8000万用户。

这种将Facebook打造成自己理想公司的愿景,也是高管们不愿离开的原因之一。

中国企业启示录

百度高管离职,暴露了公司层层问题。许多公司人才战略不清晰,对公司的优秀人才从待遇上、事业上没有保护措施——留不住人,如何留住业务?也许我们可以从Facebook的故事中获得一些启示。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