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城大EMBA前沿智慧

五月的阳光总是带着些许灿烂,气温逐渐升高,春天刚露新芽的绿树如今都已经枝繁叶茂准备迎接流火盛夏。若要说,这个时候做什么最合适,无疑是举办婚礼了——这周六,英国皇室使上最具有戏剧性的婚礼也会同时举行。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新郎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初婚哈里王子;

新娘是——美国黑白混血逆袭三线二婚小明星梅根。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婚礼之前,网络针对准新娘的传言甚嚣尘上——说来参加婚礼最后又不来付钱找狗仔摆拍的老爹,没见过几次面却讥笑妹妹自私浅薄的姐姐,写信给王子说娶了自己妹妹是个错误的哥哥,还有发誓要翻拍一部电视剧说老婆跟着王子跑了的前夫……最后新娘这边确认出席婚礼的只有新娘的母亲。

不过传言归传言,婚礼倒是将如期举行,

——地点在温莎城堡的圣乔治教堂。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婚礼流程大概是酱紫的(准备看直播的同学们可以注意了)——

09:00 am: 1200名受邀群众进入温莎城堡。他们将在教堂门前聚集。BBC直播将从这时开始,北京时间下午4点。

09:30 am:嘉宾到达。

11:20 am:王室成员到达。

11:45 am:哈里王子和伴郎威廉王子到达。

11:55 am:女王到达,根据习俗女王是最后一位到达的王室成员。

11:59 am:新娘梅根到达。新娘将和妈妈一起乘车从住处到达温莎城堡,途中将受到群众夹道祝福。按照传统,新娘由父亲陪伴走进教堂,现在梅根的爸爸无法到场,查尔斯王子将担任这一角色。

12:00 pm:结婚仪式开始。

01:05 pm:新郎新娘坐马车接受群众祝福——婚礼最精彩的部分,持续25分钟。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图为2011年威廉王子大婚时,新郎新娘乘坐马车接受祝福的场景。

可以预见,届时婚礼组织者、皇室PR人员的的心情肯定是相当紧张的,据说当嘉宾也不容易,不但被要求上交手机,而且午餐自带……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婚礼现场紧张,一场婚礼的筹备也痛苦的——选定礼服、礼品、地点、流程,敲定宾客名店,在预算范围内精打细算等等可能要耗费新郎新娘无数个脑细胞。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据说,就是为了解决这其中之一的痛苦,希望将拥有奢侈品精美设计和面料的婚纱卖出平价的垂直电商公司Floravere才被成立。

Floravere给予准新娘足够产品进行选择的同时还提供造型助理帮忙参考,随后,顾客选定的产品会被运送到家——新娘还可以与公司的团队一起修改礼服,并在随后的3-4个月收到成品。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虽然婚庆市场的总体布局还是比较传统,但是像Floravere这样的初创企业正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希望可以在这一规模超过1190亿美元的行业中分一杯羹。同时,准新娘们也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来自于这些处于崛起中的网络初创公司。

传统大众市场的暗淡

受类似Topshop, H&M和Asos这样时尚快销品牌影响,准新娘们对于拥有精美设计但是价格实惠婚礼服饰的兴趣正在提升,这使大众婚庆市场逐渐萎缩。据Edited的数据,在2017年63%的线上婚礼服饰针对的是大众市场,到今年这一数字已经下降到了40%。同时,类似J.Crew和Gap这样的品牌也因为销量暗淡而与婚庆市场分道扬镳。

由于传统品牌选择减少,追求实惠潮流的准新娘们便将目光转移到了“新人”身上——那些年轻的初创线上品牌。除了Floravere以外,类似Brideside,Anomolie和Borrowing Magnolia这样的品牌正在将新娘消费引入直面消费者和租赁等线上零售模式,即使这些模式在传统服装行业已经存在多年。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Floravere存在的价值则是帮助准新娘们把她们在Pinterest(社交媒体图片平台)上看到的那些款式变成现实。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品牌邀请消费者分享自己的Pinterest收藏和灵感来源并将其注入到设计的过程中。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下一步,公司从著名婚纱品牌Vera Wang和Monique Lhuillier中挖走了众多在婚纱设计中淫浸多年的美学设计师。品牌创始人Kang表示,通过采用性较比高的材料、减少中间商和防止顾客在定制过程中出现选择困难症,公司有能力可以将成本控制得很低——品牌婚纱的平均价格为1,500美元,而传统奢侈品牌会将婚纱卖到10,000美元以上。

与其给顾客太多种选择提高公司成本,不如将钱花在刀刃上——专注于设计和衣服材质,除此之外还有为顾客提供12码以上的大码礼服。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线上婚纱销售的难点在于消费者没办法在购买之前试穿。所以我们将重心放在为顾客提供最好、最酷而且可以让她们试穿的婚纱上面,同时还有造型师在旁提供指导意见。”

集体拥抱数字化的婚庆产业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刚刚得到了1亿美元D轮融资的Zola也是其中的证明之一。新婚夫妇通常会在婚礼之前为新房添置各项物品,由此大部分的精力都会被花在穿梭在不同百货公司之间或者浏览不同品牌网站的婚礼物品上了——这很令人头痛。Zola将不同品牌汇集在自己的平台上,公司CEO Shan-Lyn Ma表示,“千禧一代与之前任何一代都不同,他们更晚结婚,并且整天都离不开手机,他们想要的婚礼也是与众不同。”

那么千禧一代的婚礼和传统相比,会有什么不同呢?

告别教堂

对众多千禧一代的小夫妻来说,告别教堂和传统的婚礼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于登记处办理简单手续之后,他们往往会在一个独特的地点进行仪式。相比于教堂而言,他们更偏向于在郊区和户外举行婚礼,这样更贴近自然;花园婚礼正变得越来越流行,有些新人也会将仓库布置成堆满鲜花和蜡烛的浪漫礼堂。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将钱花在刀刃上

美国人平均会为一场婚礼花费29,858美元,英国人的这一数字则大约是27,000镑,在诸如纽约这样的大城市,一场婚礼的平均花销则会到42,000美元。现在,有76%的千禧一代表示他们会将钱花在更实用的地方而不是举办一场高规格的婚礼。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个性化的婚礼

“人们虽然仍希望在婚礼中保留一些传统元素,但是更需要展现自己的个性。新人们想要给宾客留下这样的印象——这才是属于他们的婚礼!”这些个性化的因素可以在装饰上呈现,也可以是一个与传统婚礼完全不同的仪式,比如和宠物一起走上红毯,极具个性的结婚誓词,或者让爷爷奶奶取代牧师当证婚人等等。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为了满足千禧一代不同的需求,Zola正在向最近将自己从出版商重新定位成科技公司的XO集团旗下婚礼策划网站TheKnot学习——在个性化定制婚礼用品的同时,为消费者引进超越婚礼本身可以延伸到其他生活阶段的新产品和应用,如孕期家庭生活等等——目前平台上的品牌已经超过600种。

羡慕着皇室婚礼,千禧一代也有不同的花样

Zola筹划婚礼菜单

客户不仅可以在Zola上选择心仪的产品,还可以进行婚礼网站建设、婚礼物品细节筹备和宾客名单管理等任务——这给天天围绕着手机的千禧一代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想怎样开发出顾客喜欢的产品,让顾客觉得操办婚礼也是一个简单、方便、有趣的事情。”

中国企业启示录

皇室大婚,吃瓜群众不只有吃瓜的份——在已经进入后现代的今天,个人主义捍让消费变得零散化和碎片化,而后科技又将零散消费空间融合成虚拟社群满足消费者分享消费体验的需求。同时顾客不再听命于企业营销权威的介绍和说教,而是按个人意志去选择能给他们带来快乐的产品,又使品牌成为个性化顾客消除识别障碍和购买障碍、实现消费心理需求的重要平台——其实这种意识不止在西方社会,在中国的婚庆市场上也可以落地生根。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