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城大EMBA前沿智慧

提到美国的怀俄明州,你会想到什么?

恐怕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电影《断背山》。

《断背山》剧照

怀俄明州位于美国西部,地域辽阔而人烟烯少,全州约有一半土地用于畜牧业,仍保留着早期游牧民族遗留下来的特征和西部精神,故有边疆州和牛仔州的昵称,李安导演因此将此地设为《断背山》的故事背景。

在全球各地都致力于发展新兴业态之际,怀州经济仍以传统的采矿业、畜牧业和旅游业为主,制造业在怀州经济中所占比重仍较小。

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这就是传统的“怀俄明style”。每到大风大雪天,农场主们就会十分担心自家刚出生的牛犊被冻坏,影响下一年的放牧量。

李安与《断背山》主演之一Jake Gyllenhaal

2006年,《断背山》横扫四项奥斯卡奖,一向低调怀俄明也因此着实“火了一把”,获得了不少关注度。劲头过去之后,这里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十多年后的今天,区块链技术冉冉升起,在人人都摩拳擦掌想要分得一杯羹之际,谁也没有想到,首先抓住这个风口并迅速享受到其红利的,不是世界大都会纽约,不是全球科技中心硅谷,而是这片“风吹草低现牛羊”的西部旷野怀俄明。

万万没想到,美国50州,竟然ta是第一个!

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到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究竟是什么,让这个除了矿产与畜牧资源几乎一无所有的地方成为引领世界的“弄潮儿”?

跻身世界区块链法律“老大哥”

近年来,随着区块链与虚拟货币的崛起渐渐成为全球经济的一项重要支柱,世界各地的政府部门,无论是国家还是地方,都在竞相制定完善与这项新技术有关的法律。

就在上周,怀俄明以最快的速度通过并签署了一项相关法律,一共包括五项具体内容,包括:

第19号法案修改了该州的货币传输法律,目的是让怀俄明州在吸引新的加密代币业务方面更具竞争力;

第70号草案旨在促进该州的加密代币和区块链业务;

第101号法案将许可怀俄明州公司创建区块链来存储记录和使用网络来识别股东和接受股东投票;

第126号法案允许创建有利于去中心化的“系列有限责任公司”,使有限责任公司的成员/管理者,更容易转让权益或资产以及分配;

第111号草案免除了加密货币的相关财产税

“这实质上是为了促进经济多元化。怀俄明在过去的两年里投入了相当多的精力致力于此事。”怀俄明州众议院代表Tyler Lindholm表示。“我们一直在寻找与众不同的新技术,并希望挖掘出拓展新经济的方法。在与业内专家合作进行了一系列研究之后,区块链、虚拟货币、以及ICO等新兴产业脱颖而出。很显然,还没有任何州对这些新技术的规章制度有所完善,于是我们开了先河。”

怀俄明州立法会

“这是一个美好的转折点。”怀俄明区块链联盟联合创始人Caitlin Long评论道。“那些长期关注怀俄明法律的人这次真正感受到了惊喜与鼓舞。怀俄明迎头赶上了新趋势,它是唯一三个拥有货币转移服务商相关法律的州之一。我们不仅决定修正完善这项法律,而且希望在国际区块链法律领域扮演领导者的角色。对于企业来说,在怀俄明做生意曾经是亏本买卖,但现在,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把目光投向了我们。”

怀俄明的第一步是实质性且慎重的,是着眼于未来的宏图。Lindholm说:“我认为国会有必要看看怀俄明州在做什么。阅读我们的法律条款可以看到有关实用型代币与证券型代币有何不同的翔实解释,希望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把它作为制定相关法律条文的第一步,这样对所有人都有利。”

“牛仔”的雄心:培育加密货币社区

法案的通过让我们得以一瞥怀俄明希望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上创造的未来。

根据怀俄明州州长Matt Mead的观点,怀俄明的目标是在20年时间达到经济多样化,而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是最有潜力改变现有商业模式的技术。此次通过的法案涉及技术基础设施、统一网络和宽带服务,是怀俄明州致力于发展科技前沿的典范,也是怀俄明州被称为“大技术州”的原因。

怀俄明州州长Matt Mead

怀俄明州政府希望其对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积极态度,把怀俄明变成一个加密中心。Lindholm讨论了他希望这些新法案能够实现的目标。

“这对于怀俄明州来说,不仅仅是一次单一事件,而意义深远。我们将看到企业在怀俄明州铺设道路和建造学校,看到新兴科技和就业机会涌入怀俄明,带动经济发展。这是个美好的前景。而且,我们正在制定基于这个前提的加密货币法,并与行业合作制定法律法规,允许个人和企业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进行交易。”

事实正如Lindholm所说,区块链创业者与企业家正在密切关注夏延(怀俄明州首府),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产生了在此地创业或拓展业务的打算。

“我们求贤若渴,也想要整个区块链社群,数字货币市场以及企业家了解我们。”Lindholm说。“所以法案的通过不意味着结束,而是带来了新的开始。”

谁会成为中国的区块链中心?

怀俄明的例子让我们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往往资源缺乏之地,反而容易成为创新的典范。例如国小人少的爱沙尼亚,政府开创性地使用“无纸化”的电子政务运作,99%的公民使用电子身份证,可接入4000多项公共和私人的数字化服务;弹丸之地以色列出了16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占诺贝尔奖总数的20%,科技对GDP的贡献率高达了90%以上,每1万名雇员中有140位科技人员或工程师,平均每1844个以色列人中就有一个是创业者,以色列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科技创新之国。

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地区的政策更加利好,且有针对性,更容易根据市场情况及时制定新的方向。

政策的重要性在在幅员辽阔,经济与经济蓬勃发展的中国同样适用。虽然目前未出台正式的区块链政策法规,但从当前的情况来看,区块链的发展正从商业层面向政府层面推进,城市“上链”正成为一种共识。

目前,除去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贵阳市在区块链上的发展最早,相关配套、激励措施,支持政策也相对完善;杭州也出台了相关的政策,且有“巨无霸”阿里巴巴的扶持,具备优良的创业环境;重庆、成都起步稍晚,但也在奋力直追。

改革开放后,中国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在许多基础条件还不完善的前提下,法律政策对于区块链等新兴产业的影响尤为重要。除了踏实做好区块链基础建设,专注发展区块链技术创新以外,也许哪天某地获得了新的政策扶持,就因此获得了“弯道超车”的机会。

谁会是将来的“区块链之都”呢?

也许是西宁,也许是合肥,也许是南昌。好比改革开放政策赋予深圳的巨大意义,谁知道下一个获得了“弯道超车”政策待遇的地方是哪里呢?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