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城大EMBA前沿智慧

2021年中国风险投资创纪录!1310亿美元都去了哪里?

Preqin出炉最新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的风险投资金额达1306亿美元,比2020年的867亿美元高出约50%,创下历史最高数据。



Preqin成立于2003年,总部位于英国,被全球另类资产人士誉为行业数据最可靠平台。对于Preqin的2021数据,彭博社评价道,“令人震惊”——要知道就在2021年中,中国科技行业被重拳整肃,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滴滴出行无一幸免;恐慌的创投家停下投资脚步,新创企业的估值暴跌;就连创投焦点线上教育业也被迫转型。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01

半导体、机器人、生物科技成投资新宠


投资者对中国科技行业的胃口从未改变”,来自香港金杜律师事务所的Jiang Jingjing律师做私募基金多年,她对彭博新闻解释数据,“唯一的变化是,他们把钱投向了哪里。


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互联网即将进入存量时代,行业几近上限;恰逢此时,国家对部分平台进行反垄断处罚,行业再难有独角兽诞生。


此时,资本以惊人的速度互联网业务转向了更“硬核”的半导体、机器人技术和生物科技领域



根据Preqin数据,中国芯片制造商、集成电路设计公司和其他半导体行业创业公司去年获得了88亿美元投资,美国同类公司仅获得13亿美元。前者是后者的六倍之多。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Jie Yuan长期从事学术研究,半生时间都在帮英特尔等全球巨头推进芯片技术。2020年底,他在深圳创立了原子半导体公司(Atom Semiconductor Technologies),独立制造晶片;如今,他已经完成两轮融资,公司估值增加了三倍。




Yong Luo此前是英特尔工程师,近年他辞职成立芯片公司并很快完成融资,“现在中国市场很疯狂,芯片行业很火爆”,他说。


自动化、机器人领域也是投资热门。


喻川是贵州翰凯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Pix Moving,以下简称“Pix”)创始人。



Pix是一家自动驾驶算法系统研发商,基于人工智能的设计以及3D打印制造系统,为用户提供一站式产品解决方案,核心产品有自动驾驶底盘、自动驾驶消毒车、观光车、物流车、零售车等。



此前融资时,常有投资者质疑自动驾驶业务资本密集、耗钱耗时;互联网行业被监管后,一切质疑都迎刃而解。


“投资者对高深科技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喻川说,“2020年我们的问题是能否筹资,今年我们的问题变成了以何种估值筹资。”


Preqin数据还显示,2021年中国进入生物技术领域的资金达141亿美元,相较2016年增长10倍。


谷歌前高管李开复创办的创新工场,计划将「今年筹集的每一美元」都用于与高深科技和生命科学相关领域——2010年,创新工场在这些领域的投资比例仅为10%。



「2021全球独角兽投资机构百强」启明创投的创始人加利·雷歇尔(Gary Rieschel)表示,精尖科技初创企业如今约占其公司投资组合的40%,是2014年的四倍,而这,“是大部分风投公司的现状。”



尖端科技的新创公司正在成为资本新宠”,彭博社总结道。


02

挑战美国科技的主导地位,呼应「五年规划」


中国支持尖端科技已酝酿数年。


抵抗美国在相关领域的主导地位,是主要原因。


2018年“中兴门”事件后,中国开始发力。


2018年4月,美国颁发禁令,禁止美国公司七年内向中国中兴销售零部件。中兴约有20%至30%基带芯片、射频芯片等元器件从美国采购,这些核心元器件几乎找不到替代品,以致于中兴近8万名员工“无法进行主要经营活动”。



中国迅速意识到了自己在晶片自主研发领域的短板。


同年四月,格力集团决定投资晶片产业;阿里巴巴相继入股投资了寒武纪、Barefoot Networks、深鉴、耐能、翱捷科技等五家晶片公司。


华为、商汤科技被美列入黑名单后,中国发力更猛。



商汤科技于2014年底成立,总部位于香港,是亚洲收入排名最高的AI公司。2021年12月,美国财政部将商汤科技列入黑名单,禁止美国人投资该公司,此举推动中国进一步加大对高新技术的研发投入。


中国教育部将半导体科学与工程列为重点学科,鼓励更多的大学建立致力于集成电路相关领域的专业学校;


IT咨询公司Gartner预计,到2025年,按收入来计算,中国半导体厂商占中国半导体市场份额有望较2020年水平翻番,从15%增至30%;到2023年,资本对中国芯片企业的投资规模将较2020年规模增长80%。


2021年3月,中国更是在2035年远景目标和“十四五”中提出,将每年研发支提高7%以上,列出要实现重大突破的7项科技领域,如太空探索、量子计算、大脑科学、生物科技领域等等——这些领域目前都被美国主导。



资本从互联网流向高新科技研究,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 Herrero表示,这是因为“政府很清楚创新对中国未来有多重要”。


“减缓老龄化和资本过度累积对经济成长的冲击,投资深度科技(Deep Tech)是关键”,她说。


看来,虽然中国科技股的投资者们还未从被打击的创伤中恢复,却已经在渴望寻找到下一个阿里巴巴。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