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城大EMBA前沿智慧

窥探大疆北美“裁员风波”


自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以来,中美两大国的贸易战看起来缓和了些许。继华为、腾讯、抖音等科技巨擘被华府打压后,全球最大的无人机制造商——中国的大疆(DJI)近期也无法幸免。路透社采访多名名现任和前任员工,报道认为最近几个月来,随着美国政府加强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审查,大疆的北美业务受到打击,企业正面临裁员、人才流失的问题。


1.jpg


大疆自2006年创立以来,已成为中国创新的符号。在过去的十年中,大疆在美国取得巨大成功,员工一度超过200人,几乎将所有竞争对手赶出了市场。大疆在北美拥有近90%的消费市场和超过70%的工业市场,跟华为和字节跳动一样,大疆是受到中美贸易和外交对峙影响的数十家公司之一。在“裁员风波”消息传出后,大疆马上表态:北美仍然是大疆的第一大市场!

 

2.jpg

路透社报道截图

 

大疆对北美吸引力在哪?裁员风波背后,原因为何?由此窥探到怎样的国际关系变化?下面我们一一道来!

 


裁员背后:外媒分析贸易禁令或危及科技企业

 

3月8日,路透社报道称,大疆位于美国帕洛阿尔托、伯班克和纽约的办公处的200多名员工中,去年有约三分之一的人被解雇或辞职,大疆在北美的核心高管也已经离职,原因在于裁员以及美国团队和中国总部之间的内部权力斗争(internal ructions)。对此,大疆方面并未给出官方回应,仅表示相关决定反映公司“不断发展的需求”。


3.jpg


尽管大疆对裁员一事不予置评,但它对路透社表示,企业的全球架构变得“难以管理”(unwieldy to manage)。路透社报道指出:由此事可以看出美国贸易禁令影响下,中国科技公司大疆在美国市场面临的裁员、人才流失的问题和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现状,在“寒蝉效应”下,其他买家也担心未来美国会出台更严厉的措施。换言之,受贸易禁令波及的科技企业在国外的处境更加艰难。

 

据三名前高管和两名竞争对手透露原因,美国商务部去年12月将大疆列入贸易黑名单,以阻止本土公司向其出口美国无人机技术,原因是其“滥用基因收集、实行高科技监控”(high-technology surveillance)。另外,大疆加州研发业务的关闭,也削弱了大疆在美国市场的竞争力。


4.jpg


而在美国政府对中国企业施加限制的同时,主要管理人员流失令大疆雪上加霜。随着主要高管离职并加入竞争对手公司,这加剧了美国政府限制中企所引发的骨牌效应,大疆在市场的主导地位也可能不保。而接受采访的这4名知情人士中,有两名是在2020年底离职的前高层管理人员。

 

其中一名在去年12月离职的、曾任大疆美国公共安全主管罗米欧・德舍尔(Romeo Durscher)形容,离开这家行业巨头公司的决定十分艰难。Romeo对大疆的发展尤为关键,他曾任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项目经理,也是无人机行业颇具影响力的人物,现在任职于大疆的竞争对手——瑞士公司Auterion。(大疆的竞争对手还包括法国的Parrot和总部位于加州的Skydio。)


5.jpg


据他透露,(内斗)这导致了总部高管的轮换,在Romeo任职的六年时间里,他曾向12位不同的经理汇报工作。他对裁员以及美国团队与中国总部之间的内部权力斗争感到心灰意冷,内部斗争分散了人们对真正目标的注意力。而且,在美中贸易关系升级之际,尤其在美国商务部的“拉黑”禁止大疆购买或使用美国的科技或零部件的影响下,美国业务的重组工作更加困难。

 

裁员消息传出,大疆相关负责人士表示,“去年大疆全球营收较2019年仍上升30%左右,符合预期,北美仍然是大疆的第一大市场。”


6.jpg

 

大疆出海:游说华盛顿有一套    技术领先是王道

 

事实上,大疆无人机带来的安全问题引发美国政府的一连串限制,去年12月的贸易禁令并非华府首次打击大疆。然而,面对美国政府的找茬,海外同行的竞争,大疆却始终屹立不倒。皆因大疆的品牌影响力、技术能力、制造力量和销售队伍仍具优势。业内人士认为,尽管经历贸易禁令、裁员动荡,大疆也不会很快失去在美国和全球非军用无人机市场的王者地位。

 

7.jpg

法国parrot广告不要相信中国无人机海报

 

美国国防部估计,去年美国非军事无人机市场价值42亿美元。市场调研机构DroneAnalyst报告显示,大疆占据了北美近90%的消费市场和超70%工业市场。除此之外,大疆80%的销售来自海外,其中,北美是大疆的第一大市场。

 

进入美国市场,大疆自有一套堪称“教科书”般的范例。与华为、字节跳动等其他中国科技企业不同,大疆花了多年时间在华盛顿进行游说、擅长公关——同一些美国政府部门建立密切联系,并对政府担忧做出迅速回应。


8.jpg


第一步,雇佣游说公司。当2016年大疆无人机锐意开拓美国市场时,它就雇佣了法律事务所(K&L Gates),派出政府关系团队。该团队的主要工作包括:“向政府展示,无人机产品对社区、公司和政府的好处,并向政府建议对消费者和商家都有益处的无人机政策。”

 

除此之外,大疆确保他们在美国政府内部有支持者。例如,在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内部,也有与大疆关系密切的人。大疆政策与法律事务副总裁布伦丹•舒尔曼(Brendan Schulman)是FAA下属的无人机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他是该委员会唯一一名非美国企业的雇员。


9.jpg

 

同时,大疆还雇佣了华盛顿的一些重要人物,如前行业游说者马克•艾特肯(Mark Aitken)、前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官员戴维•汉塞尔(David Hansell)。此外,大疆还建立了顾问团队,如果州级机构在操作大疆无人机方面需要帮助,这些顾问可派往全美各地。

 

如此以往,大疆通过与美国内政部的密切接触,加强与政府机构的契合度,为企业在美国市场“开路”,接到了美国军方的大量订单。不过,归根到底还是技术的领先:与美国本土产品相比,“大疆”的同类机型电池续航能力更强,机体更小巧,具有热成像能力,悬停能力好,适用于更多样化的场景。例如,大疆的产品配备高分辨率相机,在商业区店铺里被作为娱乐商品销售;但它们也被政府机构广泛用于军事、灭火、监视野生动植物以及进行搜救行动等。大疆,这个全球无人机巨头,堪称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10.jpg


此次大疆北美团队的“动荡”跟中美贸易环境的变化有一定的关联,显然在经历一个组织架构变动的“阵痛期”,由此可见,地缘政治引起的摩擦对中国企业出海影响不容小觑。全球化背景下,很多产业,特别是高尖技术领域,都融合了多国的产品和技术,整条产业链跨了几个国家,形成了彼此难以分割的局面。


而在中美贸易环境复杂多变的大环境中,中国企业“出海”路上面临哪些挑战?商业策略、运营能力、对国际局势和政策的把握等等,缺一不可。城大EMBA国际化的课程不仅结合了世界一流的商业知识与管理技能,还汲取高度发达的香港商业文化智慧,助你寻找商业王国的新机会。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有关企业国际化的战略,快来加入我们吧!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