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城大EMBA前沿智慧

科技革命始于美国硅谷,但未来由非洲谱写?


曾经,饥荒恶疾、奴隶贩卖、暴力冲突,印象中的非洲总是与落后挂钩,似乎是一个“不被偏爱”的地方。而如今,非洲已经是全世界人口第二多(约13亿人)的大洲,并且它在过去几年里平均GDP增速在领先全球。

 

1.jpg


早在5年前,这里成为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首访南非的第一站,Microsoft则希望能在10年内,在这里培训100万名工程师;而有“非洲阿里巴巴”之称的电商Jumia从这里出发,一路征战至美国纽交所,成为第一个上市的非洲科技公司;除此之外,Google、IBM、HP等跨国科技巨擘也不约而同地这里。


2.jpg


也许你很难想象以下两个地方可以相提并论:

 

3.jpg

美国硅谷


4.jpg

非洲尼日利亚最大城市的拉各斯(Lagos),被喻为“非洲硅谷”。

 

当非洲作为重要新兴市场的崛起,欧美投行也将目光投向这个国度。这般富戏剧性的变化是如何发生的?背后埋藏哪些商机?一起走入西非第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一探究竟!


互联网、智能手机入户    创造巨大人口红利

 

非洲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大陆,其青年人口正在增长。当中,尼日利亚有将近2亿人口,占据西非人口的一半——年龄中位数仅为18岁,年轻人群占比超过60%,中产阶级占23%,异常年轻的人口结构也将极大地提升市场吸引力。


5.jpg


截至2018 年底,非洲互联网渗透率为35%,远落后于全球平均水平。这对当地居民来说是一个挑战,但对国际科技公司来说是一个投资机会。2019年,非洲科技行业的股权融资额达到破纪录的20.2亿美元,在短短两年间实现260%的增长,其中超过一半都流向了尼日利亚。非洲的科技热潮还将持续,在疫情期间不减反升,预计到2050年将从互联网经济中产生7120亿美元收入。 


6.jpg


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以及智能手机用户群体数量增加,为原本单一的经济带来了多样化发展,借此东风,尼日利亚的零售和电商飞速发展,现已成为非洲最大经济体、互联网科技创投中心。不少的科技巨擘“抢滩”尼日利亚,例如,Facebook为开拓非洲市场,今年将在尼日利亚设立办事处,以及在海底铺设37,000公里的互联网电缆,环绕整个非洲大陆。


7.jpg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为Facebook带来超过5000万的用户。


硅谷要素齐全    非洲“独角兽”之最

 

非洲“硅谷”崛起引来美欧风投的注意,纷纷抢滩全球最后一个“十亿级蓝海市场”。尽管投资规模与美国硅谷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但从非洲自身发展的角度来看,在五年间已经增长超过10倍。其中,在线、移动和金融包容性服务(指个人和企业获得交易、支付、信用、保险等服务)获得的风投资金占了87%。

 

8.jpg



作为非洲互联网独角兽诞生地,从2012年至今,尼日利亚已有230余家科技初创公司,主要涵盖互联网金融、电商及生活服务、能源发电、交通出行等领域。从整体融资规模和活跃程度来说,尼日利亚也遥遥领先其他非洲国家。在2019年,融资超过100万美金的公司超过20家,数量仅次于埃及。


9.jpg


为什么在尼日利亚?因为“硅谷”该有的东西在这里都有了——风投、孵化器、创业公司、Demo Day、垂直科技媒体、共享办公空间等等。例如在拉各斯州的Battlefield创业大赛则孕育了众多创客,是尼日利亚迅速增长的科技创业者的里程碑。共享办公空间和孵化器是硅谷生态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这样的地方也能在尼日利亚也可以找到,例如Co-Creation Hub。


10.jpg

11.jpg


肯尼亚的孵化器 iHub_  已经有将近200家科技公司在这里孵化。

 

明星初创公司也层出不穷,前有电商平台Jumia在美国上市,后有支付平台Interswitch获Visa的2亿美金投资(占股20%),坐实非洲第二家独角兽公司之位。2019年,分类信息广告公司Jiji获2100万美金C轮融资,也是非洲少数进入C轮及以后的初创公司之一。

 

12.jpg


例如,非洲最大的电商平台Jumia是非洲第一家上市的科技公司,拥有超过3000名员工,业务涵盖非洲12个国家及地区,最大市场为埃及和尼日利亚。商业模式上采取淘宝的平台模式,手机和婴儿用品销量最高;根据垂直品类的不同,商户支付平台2.5-25%的抽成,目前时尚类商品抽成最高。


物流方面,自建物流,500+摩托和卡车,运送至尼日利亚最大的8个城市,物流成本占运营成本40-60%;支付方面,目前55%的订单为在线支付,1500奈拉以下的订单不接受货到付款。该平台目前拥有550万活跃用户,每月商品成交金额约4000万欧元。


13.jpg


中国企业出海    本土化是突破点


但“非洲版阿里巴巴”Jumia的发展前路也并非一片光明。入海非洲, 不可忽视的前提是,非洲整体经济发展水平仍然较为落后,经济水平对用户在互联网上的消费能力也有巨大影响,如何通过线上从经济并不宽裕的用户手中赚到钱,将非常考验创业者们的变现能力。


根据Jumia 的财报显示,其用户人均年消费为159美元左右,非洲本地中产的日均收入只在10-20美元之间,而更为庞大的群体收入甚至无法达到这个水平。其次,非洲市场非常分散,不同国家的文化、习俗差异也成为挑战。这就是为何Jumia在非洲设点的国家都有一个当地CEO,来满足本地服务的需求的原因。



14.jpg



再者,交通物流成本、支付便捷度、人才供应等都是创业者的挑战。对于众多希冀淘到金的创投人士而言,非洲大陆俨然成为一块闪闪发光的宝地,但是要入海这个潜力巨大的市场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话虽如此,机遇总是与挑战并存,从另一个方面看,正如阿里巴巴为了解决网络交易的支付问题研发了支付宝,如今催生出庞大的蚂蚁金服集团一样,非洲物流薄弱、支付不便利等现状,恰恰也意味着机会的存在。


15.jpg



总的来说,在智能手机的推动下,非洲移动互联网将迎来更大的发展,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社交、通信、电商、出行、内容、娱乐、金融等领域都有着无限可能。中国企业出海非洲,尼日利亚是第一站,而本土化是突破点。

 

中国企业常见的出海模式有什么?出海目的地应该选哪些?在后疫情时代,中国企业“出海”路上面临哪些挑战?商业策略、运营能力、对国际局势和政策的把握等等,缺一不可。城大EMBA国际化的课程不仅结合了世界一流的商业知识与管理技能,还汲取高度发达的香港商业文化智慧,助你寻找商业王国的新机会。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有关企业国际化的战略,快来加入我们吧!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