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城大EMBA前沿智慧



几周前的一个多云天,一名穿着彩虹印花衬衫和橘色外套的模特迪拜设计3区的幕后伴着音乐缓缓走出,模特身上的搭配来自于上海品牌Thisnorthat也布是,风格与现在迪拜市场上流行的奢华风格相去甚远。




林育波、陈丽珍,一个是80后浙江人,一个是90后马来西亚槟城人,两人在米兰求学时结识,因为从小都有一个服装梦,所以毕业后两人回到中国上海创立了Thisnorthat也布是工作室,一起打造属于她们的服装品牌。

Thisnorthat也布是独特的价值是,不是你不是我;不是奢侈品牌,不是街头潮牌,不带任何标签,它就是“也布是”。它不只是一个衣服牌子,而是一种生活态度,生活理念。通过衣服,也布是希望带给客户的是生活正能量。

Thisnorthat也布是是16个参加迪拜时装周的16个中国品牌之一,由阿拉伯时装委员会牵线在迪拜时装周上精彩亮相,同时这一举动也是阿联酋和中国时尚产业的第一次触电尝试。




时装产业的中东市场

纽约时装周、伦敦时装周、巴黎时装周和米兰时装周并称为世界四大时装周,每年两届,分为秋冬和春夏两个部分。因为多数公司需要花费半年到八个月的时间将设计品变成成品,所以新品基本上会在走向市场的前6个月在四大时装周上进行发布,而观众基本可以在这些地方看到当年和下一年世界服装的流行趋势。




好像没有新兴市场什么事?于是日本时装周、香港时装周、中国国际时装周也都横空出世,即使至今局部仍处于枪林炮火之中的中东市场也不甘落后

本次的阿拉伯时装周在迪拜开幕,是阿联酋将自己打造成这一区域中心的众多赌注之一。在此之前,中国在中东时装市场的投资一直呈零星状态,由于举办本次时装周的两大股东与中国联系加深,此役便成为了这一现状的转折点。




活动由阿拉伯时装委员会主办,是Hala中国提出的迪拜时装周平台的一部分,该平台由阿联酋Meraas集团和迪拜控股Dubai Holding共同发起。另一个重要支持者是迪拜时装周的战略合作伙伴JollyChic,后者是一家移动电子商务公司,服务于中东及其周边地区的十几个市场,也是中国籍商人Aaron Li和David Ding创立的Jollytrust的母公司。




电商Jollychic

中国和中东

委员会希望在中国时尚经验的指导下将迪拜打造成一个设计中心,“上海时装周已经相当成熟,我们一直在仿效上海的标准。”阿拉伯时尚委员会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acobAbrian如此表示。




Jacob Abrian提到的标准包括精心挑选和设计的时装秀品牌和消费者体验,这些在中国已经有电商配合加入——在阿拉伯时装周上出现的服饰在Jolly Chic和另一家本地电商购物平台MarkaVIP上都可以立即买到,与阿里巴巴天猫“即秀即买”模式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虽然中东市场对文化定制要求更高,但是中国与中东的消费者对奢侈品和快时尚都有着相同的理解。” JollyChic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总裁David Ding这么说。




从表面上看,阿拉伯时装周是一个向年轻中东消费者介绍类似Thisnorthat这样之类中国品牌的平台。“中国对阿联酋的影响更多来自中国游客的消费,而当地消费者并不了解中国设计师。”




然而,在更深层次上,这其实是中国与中东联系更加紧密的象征,见证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直接进入迪拜等中东城市。

“除了促进文化交流,迪拜时装周将为两国提供展示其设计、专业知识、资源和创造力的绝佳机会。我们相信这可以成为长期合作伙伴关系的开始,这种伙伴关系将在两个市场中形成有效曝光并持续壮大。“中国服装协会会长张庆辉说。




两国的“土豪”

众所周知,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曾经让全世界侧目。据迪拜旅游和商业营销部的数据,从2014年到2017年,访问迪拜的中国游客人数飙升了119%,与此同时中国也是迪拜时尚产业增长最快的市场。前几个月,总部位于迪拜的Emaar Properties还宣布计划在首都建设该地区最大的唐人街,并设立中国和全球时装精品店。

虽然中国和中东看似区别很大,但是大家都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大规模制造能力和强大的购买力——毕竟中东土豪那也不是吹出来的。




不过时尚和旅游只是两个地区结合的冰山一角,两者日益融合的利益受到多方关注。其中,“一带一路”倡议也促进了对中东基础设施、能源、科技和工业的巨大投资。

总部位于上海的Daxue咨询公司的数字营销经理Sofya Bakhta表示,截至2016年中国是阿拉伯市场的最大投资者,总投资额达269亿美元。McKinsey& Company麦肯锡预计中国和中东之间的贸易额将在2020年达到5000亿美元,目前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并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我们的目标远远超越了一次时装周,是在两个经济体和人民之间建立起让双方受益的文化纽带。”

目前,中国对阿联酋的兴趣已经远远超出了基础设施建设和科技方面,到达了风险投资和电子商务范畴。阿里巴巴对中东市场的关注被视为该地区数字零售产业也将出现繁荣增长的风向标,为发展云计算业务,两年前他们在迪拜设立了该区域的第一个数字中心;而京东也正在积极寻求与沙特政府合作进入中东市场,并将该地区称为下一个“新边疆”

BOF-China Stakes Fashion Claim in the Middle East

更多前沿精彩国际商业智慧,请继续关注香港城市大学EMBA。城大EMBA——助力“中国梦”的国际化蜕变,挥洒中西智慧,弄潮商业前沿。香港城市大学EMBA2019春季班招生大幕已经拉开,be part of the excitment!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