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城大EMBA前沿智慧

夜静悄悄,在肯德基的老家肯塔基州和山脉之州的西弗吉尼亚的交界处,有这么一个小城——路灯三三两两得零星地亮着,路上没有什么人,不远处传来一阵恶臭味,因为垃圾桶永远也不会被清理干净……

这里坐落在崇山之中,这里是Trump的票仓,这里是传说中“红脖子”(美:意为南方的乡巴佬)的故乡,这里叫Williamson。大片荒废的矿山,大片荒废的矿井,还有锈迹斑斑的矿车,因为矿业式微,这个坐落在西弗吉尼亚Tug Valley的小城Williamson正在别处寻找谋求发展……

“我觉得自己没有心情做这个事情。”站在牧草繁盛高至脚踝的前院里,O.J. Hatfield这么说,身边还环绕着正在享用自助餐的4只迷你马。六月的Tug Valley,有点潮湿,阳光甚好。

在过去的六年间,每个Hatfield McCoy马拉松日的清晨,O.J. Hatfield都会将自己的前院变成迷你马的游乐场。在第九英里的时候,参赛者会经过他的小房子,除了前面几个争夺名次的那些跑者以外,多数人都会停下来一会和这些知名的小家伙拍照,不过今年情况有些不同了。

O.J.的兄弟Woody在去年12月的时候因癌症去世。“他爱这些小家伙,也是他说服我在马拉松日把这些迷你马放到院子里让那些参赛看到。”去年,还处于化疗期间和Woody与他一起坐在院子里看一路风尘的参赛者经过。

O.J.已经决定今年不这么做了,但是当这座小城迎来泥泞和炎热的马拉松日的时候,他想着那些参赛者还是需要一些精神安慰的。

如果你住在西弗吉尼亚Williamson附近,在这一天很可能会去帮忙,超过650名志愿者会帮忙在中途提供饮水或指挥交通,其他人会去餐厅、酒店帮忙或是在外面为他们加油。

数十年来,Williamson为外界所熟知的名字是“价值几十亿煤田的心脏区域”,这里的许多人因为生长在这群山之中从事煤矿业而发家。“但煤矿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那些容易开采的煤已经不存在了。”O.J. Hatfield这说。

由于煤矿业衰落,小镇和附近区域的经济都收到了严重的影响。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显示,Williamson坐落的Mingo郡,两年间失业率从2000年的4%上升到了2016年的7%,现在在所有拥有孩子的家庭中有65.8%生活在联邦贫困线以下,在2000年,这一数字是42%。

“我去年上任时候,Williamson的状况很差,整个城市处在破产的边缘。”镇长Charles Hatfield这么说,“因为没钱,坏掉的路灯都修不起了,而镇上的垃圾车也被垃圾转储拒之门外。”

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因为煤矿许多城镇兴起,而后又随着资源的消耗而衰落,现如今这些城市仍在寻找出路,例如田纳西的Oneida。

西弗吉尼亚大学郡扩建办事处研究表示Hatfield McCoy马拉松现在成为了小镇收入的主要来源,从2012年到2017年因马拉松消费产生了433,000美元的直接收入和130万美元的年收入。

一个例子是,因为参加马拉松的人数的提高——从2000年的27人到今年的791人(5K、半马、全马加在一起)——让起点附近的旅馆和酒店获得了利润。“我们称马拉松是每年最神奇的时刻。”旅馆主人Leigh Ann Ray这么说,一年之前,房间就被预定了。

随着早晨比赛开始的枪声响起,选手们出发了,在路的另外一边,有居民开着小车,上面写着“我们很高兴你们在这里”的字样。在第四英里路段,Wesleyan教堂中传来了鼓励跑者前进的小号声。第十英里左右,Judy Gooslin和她的家人管理着一家急救站,“我们每次都会获得最佳水站的称号。”她骄傲地说。

明年,Hatfield McCoy马拉松将迎来20岁生日,镇长Hatfield知道单单是一场马拉松不足以挽救他的小镇。“旅游、轻工业和煤炭将成为这里的未来。”他这么说并大力推广旅游业,有企业家过来在这里开了更多的旅馆现在镇长本人也在和一群人合作共同发展独木舟和皮划艇项目。

Mingo郡

每个参与到Hatfield McCoy马拉松的人都同意,如果没有当地政府的支持,比赛便无法继续发展下去,对Williamson来说,这是也是一次从草根开始的全民运动——也许从O.J.Hatfield院子里的那些小矮马开始。

“我很高兴可以把马放出来,Woody会想让我这么做的,对参赛者来说意义也很大。”O.J. Hatfield说,而这些参赛者对小镇来说意义更大,也许一场马拉松也会与Trump的那句话MakeAmerica Great Again相呼应?

英国Hallam大学教授Rober Wilson在论文“Theeconomic impact of local sport events: significant, limited or otherwise? Acase study of four swimming events”《本地体育赛事的经济影响:巨大、有限或是相反》中表示,奥运会、世界杯这样的世界性大型体育比赛被大多数人认为是经济发展和城市复兴的催化剂,其实小型本地赛事对经济也有明确的积极影响。

Hatfield McCoy马拉松成了整个小镇居民一年一度的盛会,他们在欢迎来自世界各地马拉松参与者的同时,也快乐地忙碌着。这鼓舞了小镇的居民,让他们在颓废之中看到了复兴的希望,同时将大家凝聚在一起,增加了对Williamson这个传统矿业小城的归属感和自豪感。

除了赛事本身(报名费、赞助费、广告费)的收入,Williamson本地的交通、物流、酒店、餐饮、文化、旅游、媒体都会成为受益者,马拉松在提高Williamson小镇媒体曝光和知名度的同时,传递了城市形象信息,吸引了潜在的投资者。

于此同时马拉松专业装备的消费也让整个产业链的实际收益增加——跑衣、跑鞋、太阳镜、智能手环、水袋等等已经成了崇尚健康生活方式、时尚流行的标配。

在中国,也有类似体育活动成为城市新名片的例子——鸣沙山中的月牙泉、西千佛洞中沉默的神佛、玄幻的雅丹“魔鬼城”、诗词歌赋瓜果与美酒、秋天时金黄色的胡杨林,变成了戈壁穿越挑战赛中途的风景,而赛事也使酒泉和敦煌这个城市焕发出新的生机。酒泉高度重视戈赛在酒泉的敦煌、瓜州境内的开展,让这里变成户外运动之都,每到戈赛之时,酒店、餐厅饭馆人头攒动,敦煌机场、火车站人来人往,有力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和影响力。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