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城大EMBA前沿智慧

出生在伦敦东部的Nicola Thorp十分美丽——柔顺的棕褐色长发,绿琥珀似的眼睛和饱满娇艳的双唇,可能在外人看来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左脸颊的那颗小痣——但是这也不妨碍她在人群中可以一眼被看到。

Nicola Thorp

2016年12月的某天,伦敦下着小雨——又湿又冷,可这一点不影响Nicola的心情,因为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的日子。

主管把她叫进了办公室:“Thorp小姐,欢迎你成为公司的一员,不过公司有一些流程和规章需要遵守,您可能需要换一双高跟鞋才可以。”

Nicola觉得荒谬,便拒绝了主管让她出去买一双高跟鞋的建议。而后,在未收到任何补偿的情况下,公司便开除了她。

“我当时这么告诉公司:‘如果公司可以给出一个如果我不穿高跟鞋会降低工作表现的理由,我会接受。’但是,他们并没有任何理由。他们希望我踩着高跟鞋,连续工作9小时,走来走去做些例如引导顾客到会议室这样的工作——这个我真的做不到。”

高跟鞋,到底是会赋予我们更大的能力,还是只会拖垮我们的脚步?——这是每一名拥有高跟鞋女性都感同身受的问题。

高跟鞋“难以承受之重”

东方女性有“三寸金莲”之美,西方女性有“纤腰一握”之说——缠足、束腰这两个困扰旧时东西方女性的仪式终于在历史的洪流中渐渐远去,但现代女性仍旧摆脱不了高跟鞋的束缚——根据美国足踝整形外科协会的统计,约有50%的女性每日会被鞋子引起的足部不适困扰。高跟鞋不仅会加重脊椎、背部、关节和脚趾所承受的压力,有甚者更会引起坐骨神经痛等疾病。有关数据表明,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仍旧有73%的女性会穿高跟鞋,39%的女性每天都离不开它——痛苦,可能是追求美丽另外的代名词。

对于职场女性来说,高跟鞋可能有更明显的象征性意义——在美国21%年收入高于150,000美金的女性每天会穿高跟鞋,与之相比61%年收入不到40,000美元的女性从来不穿高跟鞋上班。甚至在一些领域,高跟鞋已经成为了工作中的必备,融入到着装规范当中。

为什么高跟鞋会带来如此多的痛苦?

也许我们可以从一双鞋从无到有的过程中寻找答案。

据传,高跟鞋早就出现,但被发扬光大还需要等到具有“美丽强迫症”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登上历史舞台——只有154厘米身高的国王,在宫廷画家Hyacinthe Rigaud绘制的路易十四全身像中巍峨耸立——多亏了国王足下那双画龙点睛的高跟鞋。

路易十四和他的高跟鞋

二十世纪出,两位来自法国的男性设计师Roger Vivier和AndréPerugia发明了细高跟女鞋,而后,通过Marilyn Monroe和Rita Hayworth等的好莱坞明星效应,高跟鞋走进了现代女性的衣橱。

Marilyn Monroe

如今,世界知名的高跟鞋品牌仍旧被男性设计师所统辖,无论是Manolo Blahnik, 还是Jimmy Choo,Stuart Weitzman。最负名望的品牌之一Christian Louboutin,其创始人Christian Louboutin甚至表示,高跟鞋是为男性而设计,因为男人是女性魅力的最终欣赏者,“我从来不会忘记鞋子也必须取悦男人。”

高跟鞋被重新发明了一次

在设计师眼中最终目的是取悦男人的高跟鞋,到底是会赋予女性更大的能力,还是只会拖垮女性的脚步?

Antonia Saint Dunbar

这也是Antonia Saint Dunbar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在现代职场,Bunbar认为女性仍旧在穿高跟鞋的原因是因为这让她们觉得自己无所不能。2014年,她在纽约创立了Antonia Saint NY,品牌旨在让美丽并驾齐驱的同时,提高高跟鞋的功能性。

由此,Dunbar花了数月分析思考市面上高跟鞋存在的问题——很多鞋子并不合脚,足部在鞋内到处游移,脚底受力不均,鞋子也没有足够的缓冲来应对与地面的碰撞……

除了一批设计师以外,她还联合了一批研究高跟鞋如何损害女性健康的医生,在一起共同为品牌新鞋发布出谋划策。

Dunbar聚焦于“把脚部放在合适的位置上”,以提高女性穿着高跟鞋走路的稳定性。品牌获得专利的高跟鞋足跟设计可以将重力均匀地分布在全脚掌,此外,鞋的两侧和脚跟部还有带子用来防止水泡——她相信这些在细节上的改进都可以提高高跟鞋的舒适度。

为了确保顾客寻找到合脚的高跟鞋,Dunbar打造了一款app,消费者可以通过自己的足部照片和几个问答来寻找到最完美的尺码——因为60%的人双脚不一样大,Dunbar让消费者有选择一双鞋左右脚两种不同尺码的权利。

Sandra Gault

现在高跟鞋的另一大问题是,多数女性选择了错误的尺码。根据研究,Dunbar发现88%女性穿着的高跟鞋过小,由此造成了足部手术数量猛增。

这启发了Sandra Gault,她认为高跟鞋不舒适的最大原因之一是大家没有把心思放在根据顾客个人特点来制作鞋子上面。“品牌对制造精确尺码的鞋子不感兴趣,他们更愿意在大规模高速生产上花时间。”

现在,行业仍旧沿用1925年制定的标准,采用一套名叫Brannock的金属鞋码设备来制造鞋子的尺码。这不能为消费者提供精确的码数,运用到高跟鞋上结果便更坏了——除了需要参考脚的宽度和长度之外,上下坡时脚步的变化情况也需要被考虑在内。“穿高跟鞋时,如果尺码不对,哪怕只有几毫米,脚部也会感到不舒服。”

因此,Sandra Gault创立了一家公司True Gault——运用左右脚的三张照片来建立3D影像,一套序列号被应用到每一双被制作的高跟鞋上面,让鞋子适应人,而不是人适应鞋子。然后,公司会根据顾客生理情况进行定制,考虑到足弓、各脚趾的大小宽度,而不仅仅是整个脚掌的最宽部分。

Gault的这个模型最难得部分在于如何生产。为此,她开发了一个平台,厂家可以通过平台上的3D模型和足部扫描来生产鞋子。现在TrueGault的高跟鞋都在西班牙Alicante阿利坎特生产,但品牌的这项技术可以轻易移植到任何一家工厂。


品牌希望通将平台授权出去的方式成为整个行业的颠覆者,其他公司可以通过够购买这项技术的方式大规模生产出定制的鞋子。“在未来,不用去找尺码,你可以将自己的True Gault序列号带到任意一个品牌,而后一双定制的鞋子便会出现在你的眼前。”


Fast Company-High Heels, Invented For The Male Gaze, Get AFeminist Makeover

The Guardian-Receptionist 'sent home from PwC for notwearing high heels'

更多前沿精彩国际商业智慧,请继续关注香港城市大学EMBA。城大EMBA——助力“中国梦”的国际化蜕变,挥洒中西智慧,弄潮商业前沿。

香港城市大学EMBA2019春季班招生大幕已经拉开,be part of the excitement!


报读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

申请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