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速递

Uber选新CEO,需要另一个凯撒大帝吗?

性骚扰门,窃取Alphabet旗下无人驾驶公司Waymo1.4万份机密文件,非法获取强奸案受害者医疗记录,以及川普上台推行穆斯林禁令期间,Uber不但不配合出租车罢工还借机涨价,此后美国境内掀起了大规模的“DeleteUber(删除Uber),这几个月,硅谷身价最高(超600亿美元)+话题之王的独角兽初创公司Uber经历了CEO辞职,股价下降15%,市值缩水百亿等一系列打击,很多人希望看它的笑话,风雨飘摇的Uber帝国,迫切需要一位领导,全世界都在关注着……他是否需要像凯撒大帝一样铁腕呢?美国时间周日,Uber董事会向Expedia的CEO Dara Khosrowshahi递出了一份橄榄枝——这个人大家都没有想到……与Uber创始人和前CEO Kalanick不同的是,他平和友善,拥有多元文化背景的他,不是来与世界为敌,而是拥抱世界。他有哪些经历呢?

 

出生于伊朗的难民

 

1969年Dara出生于伊朗的一个十分富有的家庭,家族创建了伊朗最大集团之一,涉及制药、化学、食品等行业。9岁那年,伊朗大革命以后,公司被新政府收归国有,他和家人则以难民的身份辗转来到了美国。

一家人搬进了纽约柏油村的一栋房子里,位于Manhattan北部25英里处Hudson河东岸,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石油大王洛克菲勒在1906年在这里建了一栋豪宅。

 

在柏油村,Dara和堂兄弟上了Hackley School——一所常春藤预备学校,从这里走出来的校友包括石油大亨FredKoch。回忆起在美国的早年岁月,他说,“对大人来说,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转变。不过孩子们始终到哪里都可以玩得来,所以还是很愉快的。”

 

他的另一个叔叔Hassan Khosrowshahi则来到了加拿大,建立了一家叫未来商店(FutureShop)的电子公司,后被BestBuy收购,随后他有创立了一家经营药物和音乐产业的集团控股公司,成为亿万富翁。

 

在从布朗大学毕业拿到电气工程学位后,Dara作为一名分析师加入了Allen & Co,现在他的兄弟Kaveh Khosrowshahi则成了这家公司的总裁。一些堂兄弟是Google的高管,堂兄弟Amir Khosrowshahi则在Intel以4000万美元收购了自己作为合伙人之一的AI公司Nervana之后,进入了Intel高层。堂兄弟Ali和Hadi Partovi在2009年以2000万美元卖掉自己的初创公司之后摇身一变成了Airbnb, Dropbox,Uber和Facebook背后的天使投资人……

谁说沦为难民就可以阻止他发光发热了?事实证明,开挂的人生到哪都不需要解释——家族里流淌着如此浓厚的商业基因,被Uber相中也就不奇怪了。

 

 

折戟中国市场

 

1998年,Dara加入了USA Networks(现 IAC),随后公司收购了当时还是Microsoft子公司的Expedia的大部分股权,2001年其市值约为20亿美元。2005年,当Expedia从IAC分离出去的时候,他成了公司的CEO,在Dara的领导下,Expedia成长为一个230亿美元网络遍布世界的商业巨鳄,收入更是从2005年的21亿美元上涨到2016年的87亿美元。业务跨越式增长,董事会赠与他9100万美元的股票,加上400万美元的年薪和奖金,这位Expedia的CEO成了当年S&P 500 (标准普尔500)里收入最高的首席执行官。

 

随着Expedia的20多项收购和投资等广泛深度扩张,交易定制已经成为这家巨头成长的关键组成部分。除了Expedia.com网站之外,公司还拥有包括Hotel.com,HomeAway, Travelocity, Orbitz和Trivago等一系列高流量旅行租赁网站。在过去两年,Dara所主导的收购包括HomeAway(39亿美元),Travelocity(2800万美元)和Orbitz(16亿美元)。

 

有趣的是,和Uber一样,Expedia因为激进的本土竞争对手而退出中国市场,于2015年将股份卖给了合作伙伴艺龙。2016年,Dara提到Expedia在中国市场的业务和盈利情况还不错,但是打算当竞争出现价格战的时候退出市场。现在,Expedia针对中国出境旅客的业务还仍继续,同时,Dara说Expedia已经关注中国国内市场,因为中国本土竞争对手比他们更要了解这个领域。

 

Dara在中国市场的血泪在之路貌似和去年Uber将中国业务出售给本土竞争对手滴滴的举动有些神似……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和Uber创始人Kalanick不同的是,Dara以友善、平静,不爱出状况闻名,Expedia的雇员在公司评价网Glassdoor上给了他94%的赞成票。但是,在社交媒体上,他对新任美国总统Trump川普的态度却不那么温和。去年川普赢得大选时,他在Twitter上Po了这么一条——作为科技领袖,我们必须承认自己和国家分离了,我不喜欢这一点但是必须承认。

Expedia和Micosoft与Amazon一样,是率先提出Trump关于移民政命令违反宪法的科技公司,这从Dara的背景来看,并不令人惊讶,“我相信,我们的总统没有关注大局。美国可能因此比其他地方少一些危险,但是肯定不会被视为一个大国,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内向而缺少前瞻性,反动而缺少远见卓识。”

这和Uber在公开场合发表的意见大相径庭,Uber在很早就表示支持总统。不过,除了以上不同之外,Uber和Dara有着共同的敌人——Google。Uber因为自动驾汽车技术而与Google将在十月份对簿公堂,而Dara Khosrowshahi则为Expedia与Google早有矛盾——起因是Google搜索引擎为使业务单位受益为由牺牲Expedia的利益。

 

自2004年Microsoft 决议以来,欧盟委员会推出的最重要的反垄断裁决之一让Google经受了27亿美元的罚款,而Expedia正是投诉公司之一。Google也一直是Expedia的威胁,随着Google自己的旅游业务增长,Expedia已经损失了针对Google算法的搜索可见性和相当可观的流量。

 

这缠绵悱恻的爱恨情仇也许也是Uber选择Dara Khosrowshahi的原因之一?

 

中国企业启示录

面对市场,我们是否应该照搬西方某些公司比较激进的竞争策略呢,其实从一些列的新闻中我们可以看出,西方企业自己也在修正这种“打打杀杀的竞争文化”。追溯自身文化,我们可以从中国阴阳调中找到一些共鸣。

 

更多前沿精彩国际商业智慧,请继续关注香港城市大学EMBA。城大EMBA——助力“中国梦”的国际化蜕变,挥洒中西智慧,弄潮商业前沿。香港城市大学EMBA2018春招生全面开启火热进行中,be part of the excitment!

 

 

 

返回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