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速递

全球趋势及经济展望——公子的剑桥学习笔记 第二集

Michael Kitson教授讲授

《全球趋势及经济展望》课程

 

      在这次游学的过程中,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就是几乎每堂课都有教授提起新当选美国总统的川普先生。我甚至感受到,在川普上台后,这些精英阶层们有一点点焦虑的情绪。我不支持川普,或许也是因为我没有选票吧!但我支持这个世界能出现一个像川普这样的领导人。在一片繁荣的时候,有时需要一些刺激。川普毕竟是通过拿到足够的选票上台的,这事情发生在一个超级大国,反倒使得全球化浪潮后的反思更具有公信力。精英们骤然发现他们将要面对一个庞大的对立群体,我想这是大家惊慌的原因之一。

 

       实质上,他们也很担忧川普的“逆全球化”现象。Michael Kitson教授从全球化问题上开始了他的课程。

 

 

何为全球化?

 

        Michael Kitson教授引用了布莱尔的一个讲话来表达这个概念“所谓的全球化正在改变着国家的概念,因为权力变得更加分散,国界变得更加容易渗透。技术变革不断减弱政府控制其国内经济免受外部影响的权力和能力”。

        MK教授系统地总结了全球化的7大趋势:

          1、 贸易一体化

          2、 资本市场的全球化

          3、 生产的全球化

          4、 技术全球化

          5、 人,迁移和移动更加频繁

          6、 经济和政治制度变化,资本主义崛起

          7、 信息交流更充分更快

        他特别指出,全球化的过程可能是可逆的。我们在开篇时提到的新美国总统川普,就有逆全球化的倾向。为此M教授还特意向全班提问,谁支持川普当选?当时只有我和朱明煌同学举手赞同。我对教授说:“全球化的过程中有人受益,有人没受益。我们不能只记住那些好处,而继续选择性地忽略了那些没在利益链里面的人,这迟早造成两极分化。川普的当选,他的举动,对全球化未来走得更远可能是一件好事。我们有机会重新检讨一些政策,重新分配利益,让两大阵营都停下来思考一下,这好比股票拉升前的回调,老鹰展翅前的下蹲,长远来说是个好事情。”

 

        《环球时报》在3月25日刊登了诺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全球化蒙受了不白之冤》---他说:“美国政府一直告诉人们,出口能创造就业,而事实真相是,贸易其实不是关于就业的,更多是关于生活水平的物资交换丰富”。有时候,我们高估了全球化所带来的好处。这位诺奖得主同时也在质疑,“全球化本应可以改善每个人的福祉”,这种论调是基于水涨船高的概念,这种想法从来就没有经济的证据或理论的支持。他说,我们关于全球化问题有两个错误:1、高估了全球化的好处  2、低估了全球化的问题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先生开出的药方是“针对全球化带来的问题,应该用更好的社会保障体系来应对,更好地进行管理,促进世界经济可持续地、公平地增长”。但约先生是不是忘记了一个关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哲学问题?没有雄厚经济基础的地区,又如何能建立起更好的社会保障体系?当今全球化受益的国家或地区,又有几个是从一穷而白起家而受到滋养的呢?川普作为一个极之敏锐的成功商人,他提出的一些有利于本国国民的经济主张,或许正是在不约而同地在本国内建立起新的保障体系的一种举措。

(本段部份文字摘自3月25日《环球时报》发布的文章)

 

全球化的利弊

 

      Michael Kitson教授提出了六大全球性挑战。首先是人口问题,特别是人口结构老化问题变的严重。我们在中国、日本都已经开始感觉到了这种担忧。教授说:“世界人口的统计特征上还出现了分化,非洲正在迅速增长,而欧洲、东亚、北美等地区则快速步入了老龄化。”他摘录了罗兰贝格的《2030趋势概要》报告:“从现在起到2030年,全世界人口增长总数中,将有三分之一来自三个国家:印度、尼日利亚、中国。”看来,中国仍有非常强大的发展动力。第二个问题则是城市化,他认为城市化带来的弊端包括:劳动异化问题、压力、日常生活成本的上升、消极的社会层面,而郊区化正是消除城市生活负面影响所做的尝试。第三则是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教授特别提到了最近的英国脱欧事件,关于投票情况的调查数据很好地说明了差异性在何处。

 

 

      我来不及问教授,逆全球化或保护主义最终究竟会不会引发战争?

 

       气候变化、机器人的崛起和不平等是另外三个重要的挑战。巴西圣保罗,一墙之隔,隔出了天堂与人间。

 

 

课程最后

 

      在课程最后,教授预测了2050年的世界变成何样。中国将成为最大的经济体,这个答案已几乎是学界的共识了。身为中国人,我们乐见其成。既然预测了中国如此的重要,其它的答案,不看也罢了。

      我在震惊中结束了这门课程,他老人家放出了凯恩斯在1946年就说过的一段话。天才啊!这老人家为什么会被膜拜为一代宗师,是有绝对的道理的。71年前,凯恩斯就说:“在不久的将来,经济问题将从它所属于的位置走下来退居二线。人心、人脑将被我们真正的问题所占据或重新占据,即生活、人际关系、创造、行为及宗教等问题。”

      “要经济增长,还是要生活质量?“

 

 

作者:周仲军(2015春季班)

(图表来源于剑桥大学讲义,文字部份未经讲者审核)

返回
Loading...